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叶苏】陌路扶同(09)

#伪·刑侦

#祝叶叶生日快乐w


>>扶同·三


>>扶同·四


脱去了束缚他多日的脚镣,苏沐秋换上叶修给他带的新衣服被簇拥着走进了专案组会议室。苏沐秋抿着唇角欣赏着周围摆设,将视线所及的监控设备尽数收入眼底。


他的确对这里是很熟了,不光是布置,更是人和那种薪火相传的精神。如果不是那次的意外,他也本该像方才那些小警察那样穿着一身制服行走在打击犯罪的最前线。不说会不会有大的作为,但至少他堂堂正正问心无愧,是个干净的人。


恍惚之下苏沐秋难免走了神,差点撞上正巧走在他前面的黄少天。苏沐秋赶忙刹住步子,却因一下子没控制好平衡撞到了叶修的肩膀,被叶修伸手箍住身子扶稳才将将站住。


“怎么了?”叶修低声问,手臂不自觉地紧了紧,像是要把苏沐秋圈进怀里,却终究因为长久没有亲近的原因而放弃了这个想法。他能看出苏沐秋目光里不由自主流露出的艳羡,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没事儿,就是时间太久了不太习惯。”苏沐秋回过神,把所有不自然归结于近乡情怯,转头苦笑一声,“以前倒还知道是来实习,现在可好,一进警局倒觉得是自己犯事儿了。”


“出息。”叶修听了心里有些发堵,他未曾有过卧底经历,这种时候实在很难与苏沐秋感同身受,干瘪的安慰听起来更是毫不走心。但为同僚难免物伤其类,叶修附在苏沐秋耳畔安慰他,“放心吧,都过去了。”他伸手将苏沐秋的手握在手里,用指尖有规律地点了点苏沐秋的掌心。


有那么一瞬间,苏沐秋怔了怔神,就任由叶修拉着也没想着把手抽回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甩开叶修的手,像是终于卸掉了包袱,轻搡了叶修一把,手收回去摩挲着耳垂——那里有闪闪发光的耳钉,像是双眼睛:“得了吧叶修大大,这种台词可不适合你。”


“那可不一定,从来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不是吗?”叶修看着苏沐秋眉眼间熟悉的笑,像是回到了当年,并不在意苏沐秋竟然打了耳洞——违反纪律的事。


“当然。”苏沐秋目光有些飘忽,移开视线落向远方,像是在回答叶修的问题,又像是给自己解释,“从来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就好像身份立场、是非善恶,不过是一场大人物握在手中的棋局。他们都是任由摆弄的棋子,披上外套便能改换门庭,要保要弃全凭大人物的心情。苏沐秋艰难地扯起唇角,想起当年他问郭明宇为什么在叶修和他之间最终选择了要养活未成年妹妹的他,把豪气干云的郭明宇给问了个支支吾吾。


从郭明宇语焉不详的回答中他也能拼凑出本来专案组都中意叶修,但后来上头有人要保叶修不能身涉险境才换成了苏沐秋。如此想来叶修的身世差不了,毕竟可不是人人都能劝动高层插手就为保一个还未毕业的学员。


若是从这个方面想:他和叶修,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在刑院的时候,苏沐秋曾不止一次地跟叶修描摹过他梦中勾勒出的美好蓝图与愿景,在每周例行的半天休假时他们会一起肩并肩躺在学校为数不多的草坪上,一面提防着督查一面放空自己畅想未来。苏沐秋经常扬着手臂、带着点少年特有的中二气志气昂扬地说要惩恶扬善,把所有作奸犯科的人都给捉起来好好教育改造,让正义到达世界上的每个角落。


叶修就笑他天真,苏沐秋也不反驳,只是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光在他身上烘烤的感觉,热血在血管中奔涌,说不清是太阳晒得还是叶修蒙在他眼睛上的手让他不由自主地回去想什么荒唐的事。叶修从小被父母保护得很好都能知道这社会到底有多黑暗,从小在社会底层这个大泥塘里摸爬滚打长大的苏沐秋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正是因为他知道了,所以他才会对那个远离罪恶的美好世界更加向往。


所以叶修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他要和苏沐秋面对面,但幸好,十年的兜兜转转,褪去了青涩的他们还能如当年一般并肩而立。


多幸运的事。


苏沐秋扭头朝叶修笑笑,双手环住他的腰给了他一个拥抱,因为抱得低的缘故,苏沐秋的脸颊都贴在了叶修的胸膛上。叶修身体一僵,试探着,回搂住了苏沐秋的肩膀,紧紧地贴在一起,像是要把失去的十年里的感情全数补回来。他垂下头亲吻苏沐秋的发顶,看到苏沐秋的耳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粉了起来。于是他搂得更紧,好一会儿才放开了手,就看苏沐秋逃一般地跑去了厕所,才从点起一根烟,神色渐冷。




苏沐秋在隔间里将手心里藏着的橡皮泥——趁拥抱叶修时从他腰上挂着的办公室钥匙上拓下来的模子——搁进小盒子里密封好,准备待会儿就去找人帮忙配钥匙。


他知道局里仍旧埋着嘉王朝的暗桩,把这种事交给他们办总归是没问题的。时间紧迫,陶轩已经不止一次催促他迅速将专案组绊住脚——专案组日益排查收缩的网已经网住了嘉王朝的命脉,乃至陶轩本人和骨干也被拘在里面逃不出去。货路不打开损嘉王朝声誉还是小事,万一被连窝端那简直是奇耻大辱。


专案组的网因为便衣警员的失踪前最后一次定位已经缩小到方圆不到一公里的范围,再下面只要细致排查来个瓮中捉鳖对专案组来讲并非难事。


可以说嘉王朝的前程全都赌在了苏沐秋的行动上,但他们也所求不多,只需要让专案组自乱阵脚,只要稍有破绽他们就能远遁复而东山再起——时间就是一切——苏沐秋没法等立稳脚跟再做打算,在嘉王朝的威逼下只好求险。


所以他选择了叶修,他最信任的,也是曾经最默契的。而如今,他们的默契也未曾随着时间流逝而消磨干净。苏沐秋知道叶修懂了他的意思。


就如叶修知道苏沐秋的那个拥抱不过是为了拓一个钥匙模子一样。




入夜,苏沐秋将白天拿橡皮泥翻印后配置的钥匙顺利打开了叶修的办公室——那里存放着警方现下掌握的嘉王朝的所有纸质资料,他白天去逮着专门负责这一方面的肖时钦套过话,据说为了防止遗失被窃,这份资料并没有上传网路,仅此一份存放在叶修的办公室里。


只要能从资料中寻到突破口并销毁资料,那他就能算是任务完成。苏沐秋一边借着月光查看内容,一边低声向陶轩汇报信息——耳钉是有窃听功能,也成为了隐蔽功能极佳的单向对讲机。


咔哒一声拉开保险栓的声音在寂静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忽的有硬物顶住后背,冷气透过薄衫直达心底。正翻找机密文件的苏沐秋停下动作,将手中捏着的资料袋放在了地上,唇角上扬哼笑一声,语气里是说不出的惋惜:“我以为你会懂我。”


“懂你什么,卧底成真叛变?”叶修手连抖都没有抖,枪口稳稳抵住苏沐秋的后心。5.2的视力让他在没开灯的办公室里也能清晰勾勒出苏沐秋熟悉的身形轮廓。


“看来我们的确是分开太久,导致你对我都不了解了。”苏沐秋颇有些无奈地举起双手以示手里没有武器,但就在叶修向前迈了一步立足未稳时双手撑地伸腿扫倒。


叶修反应还是慢了两拍,迅速翻身欲起却不得不和苏沐秋扭打在了地上,打斗中苏沐秋一侧的耳钉叽里咕噜滚去了一旁,最后消失不见了。


苏沐秋瞅准机会,用腿别住叶修的手臂,握住对方手腕向背后一扭翻身将叶修按在了地上,夺下他手中的枪扔了出去——是干净利落的擒拿。


苏沐秋抽出腰间别着的袖珍手枪,上膛,自下而上顶住了叶修的颈窝,歪了歪头,笑得咧开了嘴角:“惊讶吗?”叶修没有答话,苏沐秋显然也没想给叶修这种机会,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别忘了当年我蒙眼组装枪械的成绩,听说我的记录前几年才被一个新生破掉。当年全能的你偏偏在科目枪上败给了我,今天你也同样败在了这一点上:你拉开保险栓时的声音有问题,说明里面是空的——刚才我掂了掂,重量太轻了,你一颗子弹都没有填,是来吓唬着我玩的吗?”


叶修挣了挣,但最终还是败给了缺少着力点。


“你大意了,我的锻炼可从来没有落下过。”苏沐秋似是不满意,指腹轻轻滑过叶修后颈的脊梁骨,揉捏着他的命脉,想了想俯下身又在叶修耳边补充道,“你不要乱动——和你的空枪不一样,我的弹夹是满的哦。”


“啧,是我失算了。”叶修偏头看向窗外一闪而过的影影绰绰,难以察觉地勾了勾唇角,专心对付相对来讲难缠的苏沐秋。


他话音一转,不像是临到阵前,反倒像什么不可言说的调情:


“那我现在落在你的手里,你想如何处置我呢,小苏同志?”




—tbc—







  45 3
评论(3)
热度(45)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