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来者是客(01)

@修伞周练 2018.10.15 - 10.21 【读心术】





玉特利山上有座中世纪遗留下的灰黑色古堡。


石灰岩构筑的厚重承重墙上成排的连拱饰掩映在满墙的绿萝后面,衬得黑漆漆的眼状窗口更显空洞。从特点显著的拱形穹顶到承重支柱上的纹饰无一不昭显着这古堡是典型罗曼式建筑,大量塔楼的存在也佐证了这建筑曾经主人身份的不一般。


就这地界儿,说是历史文物都毫不为过。


但这古堡的地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一直捏在政府手里,连当地人都是避而远之,更别提观光客了。而造成一切的具体原因就要追溯到当地流传已久的传闻。


鬼神故事这种民间传说全靠一代代口口相传,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越传越离谱。开始时说是那古堡闹鬼是因曾经的主人在征战中被亲信背叛,遍寻不到尸首所致。


后来就传古堡一转手新的主人就会被古堡内的恶灵缠身,轻则变得像疯子一样胡言乱语,重则大病一场血肉干枯直接魂肉分离见上帝去了。像带来厄运这种轻飘飘的负面影响在其他“传说”的影响下根本不值一提。


久而久之便任由这花园草木疯长,古堡更是无人问津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年轻人突兀地闯入了古堡。


他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恐惧,甚至连迷途误入禁地的时应有的彷徨都未曾显露半分,反倒是好奇占了上风,略带兴奋地开始进行古堡探险。


“哟,稀奇。”叶秋饶有兴致地双手撑着拱形窗下沿看了眼在中庭花园里停驻的年轻人,才抬眸朝远处眺望,古堡除前面有一片稍显平坦的花园,远处便是茂密的森林沿至山下,再往外才是有着五彩缤纷房顶的安静欧洲小镇。


这座古堡与世隔绝已久,除了住在这的和来拜访的,根本见不到生面孔。乍一看见生人,倚在窗边数过路飞鸟的叶秋立刻提起了精神,把其他的事儿一股脑地扔到了一边。


叶秋占了地利的便宜仔细打量着远处被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的年轻人:“长得挺俊。”


“嚯,还是个小娃娃。”魏琛探过脑袋来凑热闹,看那庭院里身材欣长的年轻人,却能从眉眼间看出他还稚气未脱的模样,“怎么跑这儿来了?这儿不都成传说中的禁地了吗?”


顺手在窗台上磕了磕他的石楠木烟斗又搁嘴里狠吸了一口,一边吐烟一边告诫似的教训面前的兄弟俩:“你们可别又把人家给吓着,以后更没人来了。”


“是他们胆子小,只看到小点就吓跑了。”叶秋皱着眉头抿着嘴唇,从鼻腔里不屑地哼了一声,眼看着魏琛要再磕他那烟斗才连忙伸手制止,“这玩意儿死贵,你省着点磕。”


“就你宝贝。”魏琛拿衣角揩了揩烟斗,正准备再点评几句,就被叶修给打断了思绪。


“赶紧的,该你了。”




叶修和魏琛正与古堡内的幽灵结伴打桥牌,魏琛坐的位置离窗户近,被叶秋那边一勾注意力就移了出去。这边被叶修提醒才找回注意力开始研究场上局面。


“你可真够无趣的,天天就知道打牌下棋。”叶秋对叶修平常的益智游乐项目并无太多兴趣,这百多年看都看腻了,偶尔跟叶修玩玩也只是被完虐的下场,不由发牢骚道,“总是对着你这么张脸真是烦闷。”


“彼此彼此。”叶修甩出手中最后一张牌,朝叶秋毫不走心地勾了勾唇角,就差指着他说俩人根本长了一张脸。


叶修站起身,透过拱形窗往外只探头看了年轻人一眼,眉梢不太自然地抖了一下。


像是乍起的涟漪,上下摇晃着拨动他内心那根被丘比特点过的弦。


叶秋发觉叶修走神,转过身看了他一眼,就看叶修正似笑非笑,把目光从花园里那人的身上挪开。知道叶修会读心术,能在照面的一眼,只要和对方对上眼神便能读取对方内心所思所想:“怎么了?”


“他朝我笑了。”叶修压下波动的情绪,轻描淡写地陈述了事实,略带挑衅地瞥了自己亲弟一眼,“羡慕吗?”


“……?”


叶秋对自家兄长突如其来的犯病吓了个不轻。


“我看上了,都别跟我抢啊。”叶修取下衣架上的连帽斗篷披上,才带着标准的假笑补充道,“抢也没关系,反正最后赢的会是我。”


“没那个兴趣。”叶秋没好气地对他翻了个白眼,“你最好也别祸害人家小朋友。”


“小朋友?”叶修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抑制不住地闷笑一声,话音随着翻滚的袍角渐远,“那可真是太小看他了。”




“我说,叶修这儿出问题了?”魏琛等叶修走远,才伸手指了指脑袋,啧啧两声,“还是用太久了不好使了?”


“如果那人真朝我哥笑了,说明他俩眼睛已经对上过了。我哥只要想完全可以用读心术知道对方的来历。”叶秋微微蹙起了眉头,“如果他说对方来历不简单,那恐怕真的有问题了——不对,他俩怎么可能对上眼?”叶秋突然怔住:“昨天罗辑刚来加固过结界,常人看到的古堡只应该是个幻影才对,他怎么可能看见叶修?”


“你看他脖子上的挂坠。”魏琛也收敛了嬉笑的神色,用手指了指。年轻人脖子上挂着一个银质的十字架挂坠,中间镶着一颗打磨得上佳的白晶。


“麻烦了。”叶秋脸色不太好看。


那挂坠是教廷骑士的标配,虽然廉价的白晶不值钱他也看不上眼,但那银十字架却是实打实的威胁。


更何况他背着弓与箭,一点都不像一个现代化社会出来的人,倒像是什么秉持着旧法的老古董——无疑更是进一步证明了他来到这里的目的确实是他们这群见不得光的吸血鬼。


他们不是没有碰到过教廷的人,但寻常大家也都有分寸,即使再看不过眼也鲜少会互相找不痛快。彼此流血的惨痛代价难以化开,但如今的信息化社会也的确难以负担一场没有硝烟的惨痛战争,社会发展之下他们也大都摒弃了中世纪时那一套动不动就屠杀围剿的做法。


但这直接被人闯进老家就相当于主动越过了平时大家相安无事的三八线,搁谁身上都难以忍受。叶秋披上斗篷就要出去寻叶修:“教廷的人怎么找过来的?”


“先别急,叶修他分寸还是有的。”魏琛拦住叶秋,“他这人虽然偶尔逞强,但绝不会拿自己开玩笑。先看看他要干什么。”




叶修迈着轻快的步伐,穿过常年幽暗的楼梯间与走廊,踩着城堡的影子迎到了连接花园和大门的石板路上。


年轻人早就注意到了有人出来,停止了游逛,警惕地按住了腰间的银匕,却没有移动。


“你是谁?”


“你现在站的地方是我家的地盘,你觉得我是谁?”叶修笑了笑,指了指背后的城堡,“今天的客人不简单。”


能看破结界,自然不简单。


“托家母的福。”淡淡的,没有过多的情绪起伏,仿佛说的不是他自己。


“来者是客,要进来看看吗?没有门票也不会有有宰客的店。”叶修站在阴影里介绍,努力勾着小朋友的好奇心让他自己步入圈套,“里面古董不少,虽然不一定有你想找的东西,但包你不会亏本就是了。”


“听着的确令人心动,可惜导游让我不太放心。”年轻人不为所动,只是紧了紧背着的箭袋,笑起来很是灿烂,“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哪有你说的这种好事。”


“只要你别一刀捅上来,给点什么做报酬我倒是都不介意。”叶修微微躬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毕竟导游只是副业,我也不靠这个吃饭。”




“靠,他什么时候这么装了。”魏琛被叶修的“善解人意”给震了个目瞪口呆,“对教廷的人这么温柔,怎么对我们这么不客气?他不会真见色忘义要引狼入室了吧我去?”


“……”叶秋没搭话,魏琛犹自叨叨叨,尽显话唠的本性,“叶修作死是要拉着我们一起还是怎么的?怎么之前就没看出他这么不靠谱,交友不慎交友不慎!我说叶秋,你们这儿要是不安全我就回我们蓝溪去了……”


“你能不能安静会儿?”叶秋头痛地揉着太阳穴,“你刚才还说他有分寸,怎么一会儿就变卦了?”


“谁知道他会这么认真?”魏琛反驳。


“我哥他好歹会读心术,没那么不靠谱。”叶秋扶着窗沿远眺,看有乌云要遮住阳光,不易察觉地微微蹙起了眉头,“但有一点我同意——”


魏琛扭过头看着叶秋。


“出去躲一躲总是没错的。”叶秋话音未落便瞬移没了身影。


只留下魏琛在原地对着飘来飘去的幽灵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t大b概c—

  64 4
评论(4)
热度(64)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