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8)

#伪·刑侦


>>扶同·二


>>扶同·三


视频电话信号不好,磕磕绊绊了半天断了好几次线才吴雪峰那边才把原因给说了清楚。吴雪峰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偶遇郭明宇——开始他还不相信有这般巧合,跟着走了一段路听别人都称呼他Mr. Kuo才确定了几分,更别提郭明宇那一口明显的京腔——在软磨硬泡征得了郭明宇的同意后,吴雪峰干脆就放下了公干准备直接带着郭明宇回国。

“这么好的机会,说不要就不要了?”跟吴雪峰一同公干的有他老朋友方士谦,作为微草队里重量级的前辈人物,骨子里也是个耿直的老北京。趁吴雪峰跟叶修视频的时候恨铁不成钢地不停用气声在一边询问,“老吴,你再考虑一下,这边可还有不到一周就结束了,重头戏可都在后头搁着。你现在要走了可真是把这机会都给糟践了。”

“万一就差这几天呢?”吴雪峰温和地转头朝方士谦笑了笑,他跟在叶修身边时间最久,对苏沐秋的事情要比外人清楚得多,“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候,能早一天就是一天,专案组的调查进行不下去,全组人都在干等着,换成你你能不急?叶修他做组长压力本来就大,旁边也没个副手能帮衬着,现在苏沐秋这事儿又闹得沸沸扬扬,再让他提心吊胆的操心又得犯老毛病。再说了,你在这边学完了回去迟早也是要开会做报告总结,我到时候再学也不迟。”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方士谦气得很,干脆扭头不去看吴雪峰,心说我为你着想你怎么就只想着你们队长需要帮忙?需要翻译的卷宗还没弄明白这一转头吴雪峰就要把他一人丢在异国他乡?方士谦越想越心塞,干脆自己抱着分发下的外文卷宗到一边对照着词典一点点啃去了。

不光方士谦不乐意,郭明宇也是心有怨怼:他好不容易和原来的生活脱开了干系拥抱美好明天去了,走在路上和朋友喝酒去都能被老朋友认出来,也是点儿背到了一定境界。

“我跟你说啊,我看在小苏的面子上回去一趟,完事儿我可一分钟不会多呆。”不情不愿地打了个招呼,郭明宇开始同叶修讲条件,“我已经不在编制内了,你可别想扣住我。”

“必须的。”叶修说,“你想留我们还愁没空位置给你留呢。”

“有劳务费吗?机票给报销吗?三险一金都有吗?钱不还了行吗?”郭明宇进一步跟叶修讨价还价,意图让叶修顺手把多年前的债务一笔勾销。

“有劳务,给报销,三险一金你又用不着还要干啥?就一包烟钱你不至于穷成这样吧?”叶修打量着郭明宇,“我看你过得挺滋润的啊。”

郭明宇不自然地舔了舔嘴唇,视线朝下飘忽了些许看了眼身上皱巴巴的西装,不再吱声了。


郭明宇的出现对整个专案组来讲都是极为振奋的消息,只等回来进行公证把苏沐秋保出来恢复身份。毕竟卧底的档案在更高层的暗室里封存,很可能一辈子也无法重见天日。如果不是郭明宇——

叶修很难想象他和苏沐秋是不是要继续像过了交点的两条直线一样越走越远。

在吴雪峰与郭明宇一同回国之前的这一段时间内,有关李睿是嘉王朝卧底的录像带很快就被肖时钦共享在了专案组。坐在监控室里观看了整场直播的肖时钦对此未做评价,只是隐晦地表达了一下苏沐秋是有意激怒李睿才使他说出了这番话的事实。

但比起捉到一个未被发现的嘉王朝卧底的切实证据所带来的喜悦,专案组将要迎来的麻烦可要比这大得多。

当冯宪君将手中因发火而捏皱的举报信摔在桌上,气得脸色灰暗的模样把专案组的一群人吓了一跳。

冯宪君一想到同僚挨个来故意找他询问情况的模样不由怒火上涌,气得他将桌面拍得砰砰作响。可本欲责备的话甫一出口却还是在帮叶修开脱,他终究还是护短的:“叶修,我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办是因为我知道你再怎么办也不会太出格。现在呢?你公然违反规定,举报信人手一份,我想压都压不下来!你自己说,现在怎么办?”

冯宪君只觉心口钝痛,眼前止不住地一阵阵发黑:他就不该相信叶修能安分守己的鬼话!指望叶修能消停两天怕是比等来世界末日都要难。

叶修赶紧探过身把桌上的举报信拿过来展平了一目十行读了一遍,发现竟是因他审讯时不避嫌,不录像等行为被对方添油加醋大肆渲染,并由此给他罗织了一系列罪名。

“嘉王朝这重点抓得很准啊。当时我能保证除了我和苏沐秋就那几个陈夜辉搁下的窃听器了。”叶修一边啧声称赞一边将举报信放回了桌上,没有丝毫焦急的模样气得冯宪君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几人赶紧给冯宪君接了点水给他顺顺气,叶修也知这事儿实在是有些脱离掌控,思考过后才斟酌着从抽屉中翻出录音笔,搁在桌上发出极轻的啪嗒一声:“我有全程录音,虽然比不上全程录像——”

“不够。”冯宪君看起来还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但心里的气也已经消了大半。叶修怎么说也是刑警大队中占据主心骨的人物,他也实在是不想叶修在这节骨眼上被卷进这般糟心事。专案组的行动全依着叶修,现在叶修要是出事,接下来的事儿他想都不敢想。就算没有录音,他也会全力帮叶修压下去,但显然有了录音对他来讲会轻松些。

未等冯宪君继续表态,另一头的王杰希搭腔道:“嘉王朝微型摄像机的记忆卡没被取走,作为证物还在微草保存着,如果需要的话微草乐意提供,里面的录像我们已经研究过了,拍得非常清楚,连口型都能读出来。”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冯宪君心中顿时大喜,但表面上又徉怒警告了叶修别再闹乱子,训斥了几句见叶修连连应是才放过了他,尽管他根本不觉得叶修能把他的话听进去,但现在也没更多时间供他再加斟酌。冯宪君匆匆抓过桌上的录音笔拉着王杰希要去取记忆卡。

叶修目送两人的车离去,感受到口袋中的手机传来了轻微的震动——是楚云秀的消息。


楚云秀本没想过又和曾经的同僚打上交道,她当初选择了别的路,就没想过再回来。叶修电话打给她的时候,她还暗暗告诫自己说即使是那个活在传说中的叶修学长亲自来邀请也不能为之所动!

但叶修极为真诚,说只是让她去接触一个受害者家属并保护好其安全,不是一线的盯梢和抓捕。他们考察过后发现实在没有比楚云秀更好的人选才来询问她的意见。至于被耽误的楚云秀求职事宜叶修也承诺会竭力补偿。当下的各种薪酬奖金按在役警员发放,有伙食补贴和交通补贴。楚云秀看着文档中排得密密麻麻的字符,一时间也难以做出抉择。

“不是我不想——”

“我把你要接触的人的基本资料和临时雇佣合同发给你,你看看再考虑考虑?如果你最终决定不干,立刻删除销毁保护隐私——这个没问题吧?”叶修没给楚云秀拒绝的机会,就给她传了苏沐橙一些文件过去。也是抱着希望楚云秀看在是保护一个妹子上的份上能伸出援手。

结果还没等他客套客套撂下电话,就听见楚云秀那边“没问题,这活儿交给我了”的话。

叶修一怔,不知到底是什么让楚云秀突然就下定了决心。但叶修也不会多嘴去问,追根究底从来不是他的特点,于是他笑了笑,应道:“那就这么定了。具体行动计划我会尽快安排好发给你。”

“不用不用,我的任务在合同里看就是只要跟苏沐橙搭上线并成为好友可以经常出现在她身边就可以了呗?”楚云秀推拒了叶修的好意,“注意事项发我,然后需要让苏沐橙知道的东西都告诉我。我跟她本来就在网上认识,现在只要发展到线下就可以了,名正言顺,包你满意。”

楚云秀的话让叶修有些惊讶:这缘分的事儿还真是说不出的巧,就是黄少天在推荐楚云秀的时候恐怕都没想到楚云秀和苏沐橙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但无论怎么说,至少这次的行动找到了楚云秀,是真的找对人了。

苏沐橙这边的事有了着落,叶修也能松下一口气,放下心里一直悬着的大石头。现在只等楚云秀就位,郭明宇证词公证保释苏沐秋。面对嘉世的收网行动就可以展开行动。

但生活终归不是话本小说,顺风顺水之下总是会给理想主义者开一点并不美好的小玩笑——比如一直监视陶轩等人的便衣警员全数失联、生死未知。

至此,专案组完全失去陶轩等人的行踪信息。



—tbc—




>>扶同·四



  62 2
评论(2)
热度(62)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