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7)

#伪·刑侦

#上次的神龙超级酷炫了,谢谢你们(笔芯


>>扶同·一


>>扶同·二


黄少天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当王杰希这边的工作进度汇报得差不多的时候,黄少天查到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叶修这里。失踪登记在案的记录上并没有这么一个人,反而是从被撤销的报案信息中才找到了苏沐橙的存在。报案人是苏沐橙同事,苏沐秋这个哥哥则是前后脚去撤销了报案信息说人找到了。

叶修打量着影印文件最后的苏沐秋签名,手指从屏幕上划过,像是在触碰那个名字,却又像是透过名字抚摸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人。

“还是拿去鉴定一下吧,仿得很像,但不是他。”叶修拨去黄少天的电话嘱咐道,“别忘了顺便帮我查一下苏沐橙现在在哪。”

“知道啦!你不说我也会去查的好吗!这种小case你就放心好了啊!”黄少天止不住对叶修碎碎念,“还有还有还有,你对苏沐秋这么上心他知道吗真是的!”

“知道啊。”叶修笑了一声,绷紧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了几分。这本就是苏沐秋嘱咐他的事,自然是半分也不能马虎。作为久别重逢的见面礼怎么也不能草草应付。

更何况,这本身就是他的职责。

他得对得起身上这身衣服。

但叶修这幅满脸认真的样子倒是把本来只是念叨不过脑子垃圾话的黄少天给弄了个糊涂:“哈?”


皮鞋叩击着水泥地面发出空洞的声响,傍晚的拘留所显出了少有的静谧,略显沉重的呼吸声与愈加短暂的脚步间隔无不彰显了来人的急迫。但脚步声最终还是停在了其中一间牢房的不锈钢栏杆前面。

里面的人警觉地朝他望来,但也只是一眼就略带失望地挪开了目光。眼神中竟透露出了些许的……失落?王泽也说不准,但他并不关心苏沐秋的想法,用真名留下案底无疑是愚蠢的,但他在意的只有这次崔立交给他的任务。

他张开手掌拢住栏杆,拉近身体使面颊紧贴着栅栏,眼珠随着苏沐秋的一举一动而变换方位,仿佛是饿狼终于瞅见了活物想要大快朵颐。王泽那毫不掩饰的炽热眼神让苏沐秋只觉恶寒,殊不知在王泽眼里他已是会移动的大黄鱼。

王泽也是众多嘉王朝楔入警方的钉子之一,这次被崔立派来给苏沐秋传话,这个特殊任务让他私下里得意了好几天。虽然他不知道苏沐秋何德何能犯了错还被这般重视,但他也根本不在乎。毕竟想象中的出头之日就在眼前,他岂能不欣喜若狂?

“你做得很好,但仅仅这样还不够。”仿佛是终于看够了,王泽才清了清嗓子倨傲地开口,他微微扬起下巴,连正眼都不给苏沐秋一个,“你的速度太慢了,上面已经等不及了。”

苏沐秋这才明白过来王泽是嘉王朝的人。他可不在乎王泽是被谁派来的,就光冲这幅架势苏沐秋就看不惯。于是他眉梢耸动,也学着王泽一样阴阳怪气地回应道:“哟,阁下哪位啊?”

“你谁啊你,还在这儿跟我装模作样?”王泽登时愠恼,他的大好前程就在眼前,可苏沐秋呢?不过一介阶下囚罢了!他到底有什么底气在这里和他抬杠?王泽气得咬牙切齿,几乎失去了理智:“我和你可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苏沐秋眯缝着眼用手拂了一把头发,朝王泽循循善诱道,“干这行的,可没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你要是非要说你比我低一等我也没意见。但是人吧,总得有点自知之明,你说是还是不是?”

“你!等这次回去我就能成为中心成员,你呢?只要我去给你在档案上改上几笔,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王泽将栏杆拍得哗啦啦作响。今天是他当值,不用担心会引来别人。

“我很好,不劳您费心。”苏沐秋朝面色狰狞的王泽摆了摆手,如果嘉王朝的中心成员都是这种水准,他哪里还用在嘉王朝耗十年不得归?但照现在的速度下去,恐怕离收网的那一天也不远了。苏沐秋叹了口气,从铺上下来赤脚走到了王泽跟前,但又小心保持了安全距离:“说真的,你在有摄像头的地方大吼大叫未免太不明智了,只要是聪明人都知道会避开的。毕竟即使是晚上的拘留所,目击者也绝对少不了。”

“摄像头?哈,陈夜辉早就把它们黑了。”王泽讥笑道,“你以为我有那么蠢?”

“你是挺蠢的。”面对恼羞成怒的王泽从栅栏缝隙中攻击向他的拳头,苏沐秋不仅一动不动还笑得咧开了嘴,他知道他站的位置在王泽的攻击范围之外,最多有拳风扑在他脸上,但拳头铁定打不到他。

苏沐秋抬手指了指正在工作中的摄像头,又伸手将王泽的拳头往回推了推:“你还真信陈夜辉的话?”

王泽顺着苏沐秋指的方向只见闪烁的红光,瞬间满面惨白——陈夜辉把他给骗了。

好一个陈夜辉。


去跟踪陈夜辉的方锐的消息是在第二天早上传回来的,嗓音中通宵带给他的疲惫根本掩饰不住。

“陈夜辉这边去见了一个挺漂亮的妹子,但没说两句话就散了。这妹子也不知道什么人,嘉王朝好像派了人一直在跟着她。照片我已经给你传过去了,现在陈夜辉应该是在回警局的路上,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到。”方锐这边显然是暂时没什么事儿,絮絮叨叨的竟然开始跟叶修讨赏了,“我说老叶,这次结束之后真不考虑请我们吃个饭?”

“我请客,你付钱?”叶修歪头夹着电话,笑了一声用鼠标点开了方锐传来的图片,整体偏暗的色调和糊成一团的图像让叶修几乎以为方锐的黄金右手已经失灵,但仔细观察了图片中人的眉眼之后叶修也顾不得再去和方锐插科打诨,立刻准备联系黄少天。而电话另一头的方锐也在急促的否认声和要跟踪目标为借口中挂了电话。

距离远像素差带来的模糊不清也无法干扰叶修的判断,像素点勾勒出的面容是苏沐橙,叶修不会认错。苏沐秋和苏沐橙作为兄妹长得不是一般的像,叶修能认出苏沐秋,自然也认得出苏沐橙。记忆里那个还不到苏沐秋胸口的小姑娘不光长高了,也出落得愈发水灵。

苏沐橙被嘉王朝监视而不是绑架,这个事实让叶修总算松了一口气。也就是说苏沐橙现在是拥有正常的社交圈,也没有被嘉王朝扰乱生活。这无疑为他们的营救计划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而黄少天的电话也终于打到了叶修这里,说是找到了苏沐橙的下落,从住址单位到平常上班几点出门,平时私交好的朋友有哪几个,甚至连网站上的各种ID都有记录。

“嘉王朝的人有在监视苏沐橙,我们需要派人保护她的安全。”叶修尽管是这么说,却是对此毫无头绪,“在嘉王朝的人察觉不到的情况下把苏沐橙给保护起来,能摆脱掉嘉王朝的人最好。如果派人接触苏沐橙,你有合适的人选吗?”

“有啊有啊怎么没有!嗨这种事儿我可在行了!你去刑院问问,找人我眼光可毒着呢!”黄少天在电话另一头激动得眉飞色舞,“楚云秀,云秀妹子你知道吧?我们那届的!就刑院评选的警花,虽然是警花但是一朵特别可怕的霸王花啊我跟你讲!人家那各科成绩放在男生里都不算差,本来还有好多人想追她结果全被她在搏击课上的成绩吓回去了。”

黄少天叨叨叨半天也没讲到重点,在叶修要取消他常规休假的威逼下才将重点拣了拣一股脑倒了出来:楚云秀与苏沐橙同龄,虽然刑院的成绩不错,但她毕业后没有成为刑警,而是靠自己的努力考到国外读了别的专业然后又读了研究生,眼下刚回国不久正在各处投简历找工作。有警员应备的专业素养,身份不会让嘉王朝起疑

——没有比她更好的人选了。黄少天如是总结道。

“现在可是招聘旺季,你以为都跟你似的那么闲?”叶修无语,楚云秀的名字他也听说过,但眼下的时间确实不算讨巧。人家一归国人才放着大好前程不走凭什么来给你卖命?但眼下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叶修最后还是拨通了黄少天给他的楚云秀的电话。


与此同时,远隔重洋的吴雪峰提前结束公干请求归队。叶修这边还在为苏沐橙的事情焦头烂额,搭档以来一直特别省心的吴雪峰又怎么在这种时候闹出了幺蛾子?平心而论,这次外出学习的机会实在是来之不易,数千个年度优秀刑警竞争,吴雪峰凭借着多年的经验才这些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屈指可数的公干团队一员,能拿到这个机会也是一直以来的出色表现给予他的回报,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放弃?

在信号差得卡掉帧的视频电话中叶修还没来得及朝吴雪峰“兴师问罪”,就见另一个多年未见的老面孔不情不愿地出现在了镜头里。

饶是以叶修的定力也被这个离职后变得容光焕发的老友给吓了一跳:

“老郭?!”



—tbc—



>>扶同·三



  76 5
评论(5)
热度(76)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