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6)

#伪·刑侦

#整篇的进度过半啦~☆


>>陌路·五


>>扶同·一


叶修这边把任务布置下去吩咐各上各的岗位,等屋里人也走净了才打开灯准备坐下继续修改总的行动计划。叶修细想了一下又打电话叫肖时钦去排查苏沐秋囚室的监控是否被入侵,但他刚撂下电话还未得闲就见黄少天鬼鬼祟祟扒拉着门缝又回来了。

“你要是没事儿干我可以给你安排点活儿。”叶修大致也猜到了黄少天去而复返的原因,不由叹了口气,却也没停下手里的活:原计划中的本来定下的行动因为苏沐秋这一变数不得不删去了数条,缺漏处又按着新得到的信息一一被补全。叶修忙得脑壳都在发痛,对闲来无事的黄少天自然是一点也不客气。

黄少天连连摆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连推辞:“哎不用不用,我队长那边的那个案子还没弄完呢。那个嘴松的为了减刑又供出来个他的上线,听说那人和嘉王朝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反正队长已经带人埋伏在路上准备给他瓮中捉鳖了。我看这次的鱼还挺大的。”黄少天倒是显得有几分跃跃欲试,“新搜出来的还有个什么交易记录,用暗码写的,队长说让我明天中午前整理好了发给他,我一会儿还得去找肖时钦看看怎么破,他弄这种东西在行,这东西我还真搞不来。”

“哦。”叶修回答,“那你去吧。”

“你就一点都不好奇吗!”黄少天双手撑在叶修的办公桌前,身体前倾,把灯洒下的光线全都阻隔在了背后,只在叶修面前投下一片黑影。叶修不慌不忙地伸手推了推黄少天让他不要挡光,埋头继续写着,他这般淡然倒是把黄少天急得抓耳挠腮,看他那样子好像下一刻就能把事情前因后果不加标点符号得统统倒给叶修。

“你要是憋不住就会直接告诉我,你要是憋得住——这个案子既然和嘉王朝有关,案件卷宗在文州结案后也迟早会送到我手里。”叶修嘴角挑起了一个能把黄少天气得牙痒的笑容,手底下画上一个漂亮的句号,抬起胳膊用笔指了指门口,“出去的时候别忘了关门,不送。”


“嗳,我其实是想问你去见过苏沐秋后到底怎么样了?”黄少天到门口打了个圈最后还是回到叶修前面坐了下来。

叶修手中的签字笔晃了晃,半晌没有落到纸上:“还好,有一些原定的计划需要改,但具体得看老王的收获有多少。哦对了,苏沐秋之前在警校表现很好的事你也不要出去说,当年的事是要求保密的,早晨没让你说也是因为这个。你当时还不在刑院,没签过保密协议吧?”叶修抬眼看了看黄少天,见黄少天略带困惑地摇头才继续道,“老魏后来也没再跟你提他的事情也是因为签了保密协议。”

“保密协议?保的哪门子密啊?要是就因为一个斗殴退学就保密未免也太奇怪了。我记得我当初上刑院的时候督察的通报批评发起来可一点都不带留情的。”黄少天嘟嘟囔囔抱怨着旧事,但显然也想到了魏琛后来对苏沐秋避而不谈的模样,稍显困惑,但他也是聪明人,稍一分析就恍然大悟,“我靠老叶你可别逗我,苏沐秋不会是咱们的人吧?”

“你能不能小点声?”叶修将笔拍在桌案上,顺势站了起来,他左手揉捏着眉心,右手食指直指门口,“这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吧?”

“哦哦哦。”黄少天连忙点头,伸出头去左顾右盼着确认刚才的话没被听走才轻手轻脚关上了门,也注意着压低了声音却根本藏不住声音中漏出的急迫,“你也是猜的吧猜的吧?郭明宇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晃呢。”

“在没找到他之前我们谁都没法证明。”叶修坐下靠着椅背眉宇间多了几分无奈,颇有些无力地道,“苏沐秋的身份我们能猜,但终归还是变数。他的目的应该也是来干扰我们的行动,说明陶轩恐怕很快就会有大动作,我们必须防稳了。”

“但依我看啊,苏沐秋现在并不相信警方。毕竟在失去上线的情况下卧了十年,谁还能保证他还站在咱们这边?你能吗?”黄少天曲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深吸一口气凑近了叶修,“老叶,我知道你跟他关系不一般,但这种时候你可真不能感情用事。今天这种脑子一热就跑过去的事儿你可真的别再做了。”

“我知道。”叶修也琢磨不准自己到底是何想法。感情上他相信苏沐秋,但理智不允许他如此草率地写下定论。黄少天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张了张嘴好像是要说些什么调节气氛的话,但话到嘴边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叶修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摸了一支烟出来叼着却不点上,权做是个心理安慰:“从一开始我就一直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今天去找过他之后更觉得忽略掉了什么。”

“你说苏沐秋?”黄少天了然,在心理侧写上有极高天赋的他对人各种细微动作上有着特殊的敏感,“不瞒你说啊,苏沐秋的表现的确很像是被胁迫的。苏沐秋是嘉王朝用来转移注意力的棋子,但有人为了防止苏沐秋直接投奔警方所以用什么手段来保证他为嘉王朝服务。”黄少天说到这儿更显得难以理解中间曲折,语速不自觉间就渐渐加快:“苏沐秋最看重的是什么?家人,利益还是名誉?首先可以名誉这种东西肯定可以排除了,不管是卧底还是真的做这种事儿都不可能对名誉还有奢求。可能有利益的支撑,但绝不会是主要原因,眼睛都会说话的,至少我看不出苏沐秋眼里有贪婪——老叶你别误会,我可没在夸他。但以我的了解来看,苏沐秋是孤儿,又单身,还有什么人的安危可能会威胁到他?”

“他有一个妹妹。”叶修下意识地回答,像是终于捉住了思绪的毛线头,一下子令人豁然开朗起来。

是了,是家人。

苏沐秋虽因贫穷而对钱财有着不一般的神往,但苏沐橙无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就像是拼图填补上了最后一块,所有疑问因为这个关键点连成了一条线勾勒出事情的始末。被迷雾掩藏的线索瞬时就在眼前明晰起来,叶修拎起椅背上的外套,一边掏出手机一边嘱咐匆匆赶上来的黄少天:“联系档案室问问最近有没有一个叫苏沐橙的失踪人口,橙是橙子的橙。”

黄少天立刻出发,叶修则是在收到肖时钦已将被黑系统修复完善的信息之后转头去了审讯处找王杰希询问进程。


王杰希手底下带出来的微草队在搜查现场上是当下刑警队伍中最好的一支。当叶修到达现场的时候他们已经从封闭的审讯室中搜出了三个窃听器,一个针眼摄像机以及部分残留皮屑。

“针眼摄像机的电已经耗尽,但里面的记忆卡还没来得及被取走。皮屑残留还需要化验。至于窃听器,虽然没有检查出指纹残留,但里面使用的内核芯片是警方内部正在测试计划新投入使用的产品。”王杰希戴上手套将拆卸成零部件的窃听器拿给叶修看,芯片上的浮雕编号异常显眼,“看见上面那个实验编号了吗?根据这个号码我们甚至可以找出这个部件是从谁那里流出的。”

“这么说你已经查到了?”叶修挑了挑眉梢,伸手接过王杰希递过来的编号名单,在用红笔圈上的编号上,后面跟着的名字竟是肖时钦。

“小肖?”这个名字实在是出乎叶修意料,饶是叶修再怎么有心理准备也没想到竟然会是他。肖时钦的为人他们都看在眼里,就不说肖时钦是多么呕心沥血地工作,单说肖时钦将自己的队伍在缺少经费的情况下带出现在这种成绩就是难得的敬业。

“我觉得不会是他。”王杰希将零部件重新装回证物袋封存好才脱下手套,目光灼灼地看着叶修,“雷霆队再穷肖时钦也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栽赃陷害?”叶修将名单顺手压到证物袋下面,手自然地揣进了兜里寻摸烟出来掸着烟嘴,“还是有意为之?”依着叶修对肖时钦的了解,肖时钦这就纯粹一个老好人。别人有求于他然后问他借个零部件也并不是没有可能。至于这零部件最后流向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为了挑起他们之间的内讧,嘉王朝还当真下了本钱。叶修他在进入警校前就遇到过嘉王朝的人,那时还是嘉王朝初建正在无数夹缝中挣扎着求生存的时候,当时少不更事的他甚至还为了平衡其他过强帮派的战力还和苏沐秋一起帮了他们一把好让黑道上的势力相互制约,不敢轻易动弹。时过境迁,当嘉王朝选择从肖时钦下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显出了他们的黔驴技穷。

“雷霆队里有已知的嘉王朝卧底吗?”叶修回忆着那份印着绝密水印的名单,终于从记忆中找出了一个人——是个有潜力,有野心,却聪明错了方向的主儿。

“你说刘皓?”王杰希显然也想到了他,当时调刘皓过去是为了让刘皓远离一线和重要的机密,防止他故意捣乱。却没料到竟然还是失策出了乱子,“肖时钦不知道要防着点吗?”

“小肖带着雷霆本就吃力,难免有些疏漏。更何况刘皓确实有能力。”叶修持着证物袋透过塑料膜盯着芯片看了半天,目光最终定格在编号数字上,嘴角竟慢慢扬了起来,“是我想错了,小肖在他身上可真是费心了。”

“怎么?”王杰希凑近了来看,盯着编号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却还是摸不着头脑。

“这是小肖布下的局,也是送给我们的大礼啊。”



—tbc—



>>扶同·二



  88 7
评论(7)
热度(88)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