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叶苏】陌路扶同(05)

#伪·刑侦

#祝苏苏生日快乐w


>>陌路·四


>>陌路·五


苏沐秋在看到叶修的时候明显有一瞬间的挣扎与退缩,尽管他在呼吸间已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但那恍然即逝的无措却也未曾逃过叶修的眼。

叶修心里不由一沉。

苏沐秋——他印象中的苏沐秋从未露出过这般神色,他是个从骨子里都透着骄傲的人。相比于出生在大家庭的叶修的骄傲,苏沐秋更多的是拥有从小带着妹妹讨生活积攒下的世故与市井气。但叶修知道,苏沐秋和别人不一样。他有他不可逾越的底线,就像有人说人这一生总得有坚守的东西。苏沐秋就是这样的人。

他能乐观面对失败,甚至可以说即使是失败也消磨不掉他对比拼的乐此不疲。在警校的那几年,他与叶修林林总总比拼过不下千次,其中囊括了各个科目的考试分数与比赛成绩。苏沐秋除了在枪分解组装以及射击上能稳稳压过叶修一头并将记录在校内保持了数年以外,其他科目均是叶修占优。但苏沐秋从未因失败而羞恼,只是跟叶修说要下次再战。

——你就瞧好吧!

苏沐秋总是这么跟他说。他信誓旦旦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间尽是青春飞扬带来的朝气,让他整个人都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通透明亮,也许正是这般模样才让叶修把目光紧紧拴在了他身上,最后整个人都沉沦其中。

叶修难免会多想:苏沐秋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他变成了这幅模样?


十年前一场聚众斗殴,一份保密协议,将苏沐秋与叶修生生分割开来并走入两场不同的人生道路,经年累月的世事打磨下再不复当初的年少轻狂。

“好久不见啊。”叶修堪堪平复下内心的波澜,一边开口一边拉开审讯室里的椅子坐了下来,方才细细打量着被狱警押过来的苏沐秋,和上次隔着单面玻璃见面不同,更近距离的观察让他再也无法忽视苏沐秋神色间掩不住的疲态。

“的确,得有十年了。”苏沐秋附和着叶修的话自如回答。尽管叶修的到来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他也并不会因此而乱了自己的阵脚。苏沐秋半眯着眼睛看叶修的手指搭在录像机的开关上摩挲,却不知因何缘由迟迟没有按下去。

“挺好的?”叶修当真一副要来唠家常的模样跟苏沐秋搭话,就连押苏沐秋的狱警都在叶修的授意下离开了房间,只剩下叶修和苏沐秋面对面相对而坐。

”不赖,如果没有这个就更好了。“苏沐秋说着还略显惋惜地举了举手上的镣铐,将叶修刻意拉近的距离又狠心推远了去,语气里更多了几分嘲弄,“我说叶大队长,你来找我就是说这些的?”

“那多浪费啊,败家也不是这么败的不是?”叶修敏锐察觉到苏沐秋这般举动似是要掩盖什么,但他也不声张,只是把苏沐秋在多年前曾为怼他而说过的话拿出来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让苏沐秋吃了个暗亏。

叶修的举动让苏沐秋直觉有哪里说不出的怪异。叶修没带记录本不像是来审讯,而以苏沐秋对叶修的了解也能推测出叶修并没有带着第三个人过来。难不成真是提他出来叙旧?

苏沐秋只觉好笑,这事儿传出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笑谈,更何况是——

等等!苏沐秋突然止住思路。

不合规矩。思绪电闪,苏沐秋立刻就意识到了问题出在哪里。一未曾遵守熟人回避原则,二未曾保留下影像资料。这人是觉得日子太安逸嫌处分不够吃还是怎么的?苏沐秋对叶修也颇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但苏沐秋什么都没有说,甚至连一点点的提示都没有传递给叶修让他注意,只是漫无边际地跟叶修插科打诨。


经年累月的经验敏锐地告诉苏沐秋,这并不是一场仅存于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于是他只是顺着叶修的话头与他相谈甚欢,在笑语晏晏下夹杂的试探却都被借力打力地抵消了去。关于苏沐秋现在牵扯上的案子,苏沐秋不说,叶修也不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纷纷被两人避让开来。

“沐橙也挺好的?很久没见过她了。”叶修本是闲扯,孰料苏沐秋瞬间就像个点了火的二踢脚,噼里啪啦炸得叶修进退两难。

“靠,叶修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跟我关系好就可以乱打我妹妹的主意!”苏沐秋身子前倾,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连金属碰撞发出刺耳的噪音都在碰上苏沐秋的怒气后节节败退,“我就说十年前你看沐橙的眼神怎么那么不对劲,原来是打着这种主意。十年前她还未成年啊好吗!”

“我——”叶修梗了一下。他想说他从没这么想过,或者笑着问他说十年过去你怎么连我喜欢的到底是谁都记不清了?明明他喜欢的只有一个人。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没门儿。她现在的男朋友对她很好,我警告你,你可别仗着你有权限就去打扰她的生活!”苏沐秋不给叶修反应的机会就立刻接了下去,吹胡子瞪眼地看着叶修,好像叶修欠了他钱——是,叶修的确还有几顿饭钱没来得及还他他就失踪了。但说来也都是陈年旧事了。

叶修察觉出苏沐秋话里有话,也觉隐隐猜到苏沐秋故意这么说是因隔墙有耳,便陪着他演了这么一出。但思来想去,叶修仍是捉不住从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重要线索。叶修专注于这一点,却忽略了其他。所以直到两人话别,叶修对自己犯下的“错误”仍旧毫无所觉。

可就像是他曾对黄少天说的些事情不见一面找不到答案,于是他便执意孤身一人来找苏沐秋投石问路一样。经过一轮简单的暗地交锋,叶修本已纷乱的心境竟莫名被抚平了下去。他默然看着苏沐秋毫不回头地被带走,想着苏沐秋疏离的口气,倒是放松了几分。

苏沐秋设计进入拘留所,本就是个圈套。

叶修捏了捏裤袋中的录音笔,想到苏沐秋近乎胡搅蛮缠的话语嘴角不由挑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叶修立刻通知了专案组其他队长迅速调查审讯处的录像,自己则在回程的路上咬着烟嘴开始梳理着整个案子的利害关系。但很快他便戛然而止。他一面困惑于这个案子中苏沐秋起到的作用;一面又迷茫于苏沐秋目前的立场——尽管照他来看,苏沐秋是无论如何也不是会自甘堕落的人。

苏沐秋在相隔十年后再次闯入他的视线中是因那件目击证人不作数的杀人案。一男子在三月七日被发现横死街头,而具目击者所指,苏沐秋曾在男子死亡前与其约见并起了冲突以致大打出手,男子手机中的通话记录与短信往来亦证实了这一点。苏沐秋被传唤进入拘留所审问,尽管他拥有足够的杀人动机,却无实质性的证据表明他实施了杀人行动。按规应予以释放。但在拘留期将满时苏沐秋又故意袭警以增加十五天的拘留时间来延长他待在拘留所的时间。

尽管当初叶修有提醒邱非给苏沐秋制造袭警条件以此来讲苏沐秋扣住,但以苏沐秋的身手不用他特意嘱咐也能自己做到袭警来加大罪名。因苏沐秋从主观上就希望被留下所以被拘留更长时间是必然的。但从苏沐秋与王杰希的对话中又可以看出苏沐秋的初衷并不希望出现在叶修的视线内。

叶修正是疑惑于这一点。苏沐秋想留下,却为什么又不愿见他?难道他还能是什么魑魅魍魉不成?

如果说苏沐秋的的确确真心实意加入了嘉王朝,那当初那些愿天下海清河晏的誓言岂不都成了笑话?打架斗殴被退学的学生难道还能劳动上面给他们递下一纸封口令?

但如果说苏沐秋并没有加入嘉王朝, 那么他为什么会在王杰希审讯时承认与嘉王朝有很深的牵扯,并因此把自己扣留下来让他们进行调查?是为了让他们看到他并猜出他的身份?

这么多年来,叶修不是没有想过那种可能性。以因违纪被警校劝退的失足少年身份进入黑帮作为掩护施行任务,实则掩盖卧底之实。

哈,叶修只觉得喉咙发干,这种话本小说的情节还真能发生在他们身上不成?

事实会如他所想那般:苏沐秋是放弃了当时优越的条件与前途光明的路,在嘉王朝卧底,一伏便是十年?

目前还插在嘉王朝之中的暗桩还剩几人只有郭明宇知道,但是郭明宇目前仍是下落未明,只是从购票记录上发现他有前往别国。在跨国办案的申请没有审批下来之前要找到人的难度还真不是一点半点。在失去了所有上线的前提下,不贸然联系是对的。叶修反复告诉自己苏沐秋所作所为都是合理的,以此来解释苏沐秋为什么十年都杳无音讯。

如果说苏沐秋突然放弃隐藏来是为了到他们面前传递消息,那么到底是什么重要消息才使得苏沐秋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出此下策?尤其是这种一个不小心便是满盘皆输的局可没有机会从头再来。

苏沐秋用只有他们两人听得懂的假话来告诉他隔墙有耳,叶修立刻就完美领会了苏沐秋的想告诉他的消息并布置下任务彻查审讯处。如此一来应该更是坚定了叶修认为苏沐秋是卧底的这一想法才对。

不,不对。叶修紧蹙的眉头未曾舒展。苏沐秋的慌乱的模样不似作假,到底是有哪里他没有注意到?

苏沐秋若是为了传递消息而故意落网,那么嘉王朝的人在知道苏沐秋是从刑院出身情况下难道能任由他出入警局?但如果苏沐秋是嘉王朝备下应对警方的烟雾弹,那么苏沐秋到底是不是警方派去的卧底,此次嫁祸事件会不会就是嘉王朝检验苏沐秋身份的考验?又或许是苏沐秋作为卧底,牢牢把握住了此次机会?

叶修沉思良久却始终不得关窍,只得先暂且搁下,容后再议。


随着日头从高楼大厦间沉没,暮光渐笼上了这座城市。专案组办公室里的紧张气氛甚至影响得空气都有凝固的迹象,未开灯的房间在背光一面更显阴翳。

“查到了,三月十一号下午四点至六点的刑讯处录像有被动过,是复制粘贴的二月的录像。”肖时钦作为前警务技术人员对这方面有人脉也有能力,一接到叶修传来的讯息就立刻派了人去各处查询,不过半小时就在人海战术下将被改动过的录像文件呈在了专案组面前。

“涉案人员准备充分,不仅熟悉地形及内部行动规律,时间也挑选的是下午下班前守卫最松懈的时候。”肖时钦沉声分析道,他已经隐隐猜测到可能是内部人员涉案,但没有根据的话他不会随意在一众人前说出来。

屏幕上弹出了一个窗口,是新传过来的一份文件。肖时钦将监控视频最小化,浏览后神情立刻严肃起来:“还有一件事,技术处那边去检查了,他们说刑讯处的信号干扰设备在十一号下午就被关闭了。”

“两天时间都没有人察觉?”王杰希大步从外面回来,将刚从档案室调出的监控录像调阅的登记名册递给了叶修才转去问肖时钦,“没拖欠他们工资吧?”

肖时钦眼观鼻鼻观心无视掉了王杰希的玩笑话,专心回答第一句:“信号干扰设备不是每天例行检查的项目,除非坏了需要报修有警示信号,其他时候都是自己运行的。”

叶修翻开王杰希递过来的名册,不出所料地看见了陈夜辉的名字——一切都与他的预料相契合。

“是嘉王朝。老王你带上人过去看看,主要排查窃听器与隐形摄像头,有消息立刻汇报。方锐你带人去盯陈夜辉,盯住了暂时不要有动作。”叶修立刻分头布置任务,“苏沐秋的事情有古怪,但我们不能被他这边的烟雾弹牵制住。新杰你去找老韩,让A组盯着的那批货一出手就拦下来,所有行动都按原计划实行。”


所有事情都很顺利,但总有隐隐的不安感在不断蚕食着叶修的心头。顺利过头的层层线索将叶修紧紧包围,令他陷在其中无法脱身而出。

他到底忽略了什么?



—tbc—



>>扶同·一



  76 1
评论(1)
热度(76)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