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4)

#伪·刑侦


>>陌路·三 


>>陌路·四


王杰希结束审讯之后按照约定没有将录像入档,而是揣着记忆卡直接找到了叶修让他把可信的几个在专案组的数个省的总队长——这些人他们能保证没有问题——召集起来研究这段审讯苏沐秋的录像。

“他在说谎。”

等人到齐后已经是第二天了,喻文州还因别省的“有可能有线索”的案子而脱不开身,只让黄少天赶回来参与会议,他的心理侧写能力在整个刑警队伍中都是拔尖的。往日里话多到几乎将人淹没的黄少天沉默着看完了录像,在会议中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一石惊起千层浪。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都聚集了过来,一是惊诧于黄少天的沉默,另一也是对于“苏沐秋在说谎”这一事实的不可思议。

“黄少,我知道你和王杰希有过节,你们的过节私下解决去,别带到案子里来。”旁听的冯宪君似是很了解他们间的事,以为黄少天是不满于王杰希的审讯,于是开口劝解道。

“我和他——”黄少天简直有口难辩,急得拍着桌子直跳脚,恨不得将他所知道的苏沐秋的事迹一股脑倒出来,“我什么人啊我这么大度!王杰希他就是没审出来还被带跑了节奏,被苏沐秋给骗了。苏沐秋啊!他什么人啊你们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

叶修目光微凛,严肃地敲了敲桌子示意黄少天住口:“少天。”黄少天扭头看了已经进入工作状态满面严肃的叶修一眼显得有些不太乐意,但也嘟嘟囔囔地不再出声了。

黄少天小时候就曾经被魏琛带到警校里去参观过,那时便已经见过了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在警校里风姿卓绝的模样。可后来当他上了警校之后学校里只剩叶修的传说,却不见了苏沐秋的踪影。他也询问过魏琛,可一直有问必答的魏老大对此事也三缄其口不愿多提。后来黄少天便淡了心思。

韩文清作为缉毒科的负责人以及叶修同届毕业生也是知晓当年事件的,但他对此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多言。


“他这里面有真话有假话,真假参半的时候通常是最难辨别的。”叶修将录像往回倒,暂停后指出了几个重要节点,“从这里就已经能看出他应对王杰希已经力不从心了。之后破绽较多的地方都可以认为成是假消息。”

“你的意思是人的确不是他杀的?”王杰希询问道。

“很明显啊,苏沐秋知道是谁杀的人但就是不愿意说出来嘛!”黄少天愤愤用手指戳着投影幕布,“你看看这里,他说人不是他杀的时候的神色,还有他说这个案子是别人嫁祸给他时候的那个样子。明显知道凶手是谁但又顾忌着什么没有说。哦,他倒是没表现出顾忌的样子,反而给人一种他胜券在握的模样。搞不懂。”

“我相信苏沐秋不是这样的人——当然,刨除我的个人感情他也没必要这么做。”叶修接过黄少天的话,“如果人是他杀的,他就不会故意又揽下袭警的罪责继续蹲在这儿,早跑路不早轻松?”叶修顺势操作电脑将另一份内部文件打在大屏幕上向大家解释缘由。

那份文件是所谓“苏沐秋因死者欠钱不还导致冲动杀人”的调查报告,里面详细列举了苏沐秋与死者的各种过节与杀人动机分析。叶修只是扫了一眼就对此评价说里面内容漏洞太多,只要是认真读过的人就能发现这是一份伪造的材料,制作这份文件的人根本就是在拿他们当傻子耍。

“是陈夜辉负责的。”王杰希接过纸质版材料看了一眼上面的署名,“他不是已经确认是嘉王朝的钉子了吗怎么还让他负责这种事?”

会议室里一下子冷场了。除了笔尖在纸面上沙沙摩擦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别的动静,寂静中只有目光交汇倒是让人觉得有些心悸。

“实在是因为缺人就疏忽了,是我的错。”叶修自我检讨揽下了过错,然后做了阶段性总结,“一份材料也改变不了大局,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查出为什么苏沐秋明明知道凶手但不愿意说出来。这个说不定会帮助我们在摸清嘉王朝的脉络上再进一步。至于老韩你那边盯紧一点,我怀疑苏沐秋可能是他们想来转移我们注意力的棋子,监视的那边千万不能松懈。”

韩文清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散会后因为各有各的事要忙于是各个总队长都陆续都离开了会议室,只有叶修还在整理投影的仪器进行收尾,黄少天往会议桌上一坐,翘着二郎腿问他为什么不让他在会议上继续把苏沐秋的事情说下去。

叶修只埋头把投影仪收拾好又到讲台顺带着把白底幕布卷了上去,完全无视掉了自说自话的黄少天。反正没人跟他搭茬他自己嘴上也闲不住,机关枪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我有事儿先走了,你走的时候记得锁门,把钥匙还回去。”叶修收拾完东西看了眼表就拿着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留那边厢黄少天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叨叨叨,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叶修就真这么无视掉他要走时抬眼发现叶修竟然已经半个身子踏出了门外,急得他连忙叫住叶修。

“哎哎哎老叶你去哪?”不等叶修说话黄少天就自问自答了起来,“不会是要去找苏沐秋吧?”眼见叶修拎起外套就往外走,黄少天连忙小跑着跟上,叶修不言语只是抬腕确认时间还有余裕似是默认,黄少天显出了惊诧的模样,连忙快走几步张开手臂堵住楼道拦住了叶修的去路,“你疯啦? 平常也就算了,你去也肯定没人管。但这么敏感的时候你要是强行插手案件会吃处分的。”

“又不是没吃过。”叶修拨开黄少天的手,一侧身就闪避过了黄少天,“出事我一人担着,你只要说你不知情就好了。我要是因此革职文州说不定还能当上专案组组长,对你也没坏处。”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叶修你冷静一下!”黄少天跺着脚急得直抓头发,一时间却也无法阻拦——总不能在楼道里先打一架?

“你这一去可暴露太多东西了。”黄少天压下声音,按住了叶修的肩膀,“而且你要去审的话,留不留影像资料?留的话吃亏的是你,不留的话吃亏的还是你。你想过没有?你要是这个关节上出了事,对专案组有多大的影响你有没有考虑过?还是说你碰上他就冇计冷静思考?”黄少天急得连白话都出来了,但叶修仍是蹙着眉头不为所动。

“人都是会变的!你知道的苏沐秋是十年前的苏沐秋,他这十年变成了什么样你根本就不知道!”

从黄少天的话中找到了漏洞,叶修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所以说有些事情,不见一面是没有办法找到答案的。”叶修这话最终把黄少天欲要劝说的语言全都堵了回去,但黄少天却不得不承认叶修是对的。如果叶修真能从苏沐秋那里套出点话,说不定还对专案组能有些许帮助。最终黄少天也知道自己不管再怎么阻拦也只是徒劳,只能气得他愤愤看着叶修开车离开。

毕竟如果是他处在叶修的位置,自己非常重要的人身陷囹圄又纠缠着无数谜题,他也不会坐视不管,甚至比叶修所作所为更加出格也说不准。

但黄少天用手指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略有些沉重的心情也活络了起来:毕竟他是个冷酷又冷血的机会主义者嘛。


虽说在那次邱非找来的叶修时候便下定了决心要查苏沐秋到底要弄什么名堂,但发现苏沐秋竟然和这个组织案子有所牵扯还是让他险些乱了阵脚。叶修压下心头不断涌起的莫名不安,强自定了定神。

苏沐秋和叶修相识源于一场颇有些啼笑皆非的意外,本以为只是各自生命中的过客,却没想两人一同报考了警校分进了同一个宿舍还成了上下铺的床友。

刑院里将纪律看得最重,严格的作息时间和外出纪律都是铁标准,半军事化的管理令初入学校却松散惯了的小伙子们苦不堪言。开学军训的时候可能还略显生疏,但天天一起智斗督查的情谊令他们立刻相熟了起来,开始哥们长哥们短的勾肩搭背,很快就适应了当下的环境。

苏沐秋和叶修两人是学生间的异类。两人虽住上下铺,可平日里的相处就像是针尖对麦芒,在学习训练中争起来拼了命一样谁都不肯服输。常常是所有人都累趴下了摊在地上休息,就他俩还拼着一口气要把对方撂倒。

中队间甚至有传言说两人的胜负被记录在一个小本子上,尽管是苏沐秋保管着,但相较之下叶修胜出次数更多。私下里组团摸去307舍欲要一探究竟的人绝对不在少数,但对手是苏沐秋的话——全部完败。能打过苏沐秋的人都没这闲心凑趣儿,当然了,某当事人除外。

叶修曾有兴致勃勃地表达过想参与其中的意愿,虽然最终没有去,但他的反应无疑是坐实了本子存在的假说,间接致使督查对307舍的看管又强严了几分,暗含警告说不要扰乱学校秩序,为让他们以此为戒还给他们宿舍扣了纪律分,内务标准也顺带提了门槛。

叶修是没见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但苏沐秋因为突如其来的扣分气得跳脚,因此还去跟叶修关上门打了一架,尽管胜负不得而知也没见两人鼻青脸肿,却被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事儿的督查记了下来,全校通报点名批评。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导致两人的关系表面上看是针锋相对,私底下的关系却是铁得能穿一条裤子。毕竟没事儿就打一架打出的交情要比争风头争出的交情要硬得多。

叶修缓缓呼出积郁在心口的浊气,将心里不合时宜的萌动带着回忆一同置之脑后。

说到底,终归还是放不下。



—tbc—



>>陌路·五



  83 5
评论(5)
热度(83)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