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3)

#伪·刑侦


>>陌路·二


>>陌路·三


别看叶修还有功夫去跟苏沐秋的案子进展,但他其实自己已经是忙得昏天黑地。他手头上正在追查一个挺大的案子,牵扯了好几个省级公|安局,甚至连顶头上的公|安部都对这个案子极为重视,常常派人询问进度确保能及时跟进发展。当下正是忙的时候,偏偏叶修的老搭档吴雪峰前段时间被派出国公干还未归,让叶修更是头疼得很。

几个省的总队都派了人来在这里组成了专案组方便行动,像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他们都是因此才带着自己手底下带的小辈来到这边签保密协议,然后住下来开始专攻这个案子。叶修作为专案组的组长更是称得上是呕心沥血。

专案组要查的是一个组织性的案子,通俗点说就是要清理一个盘踞在市内数年的一个黑道上叫嘉王朝的帮派。

本来道上的人也各有各的规矩,不管是在行|事上还是黑白的把控上都有分寸,不会特地跟当地警局找不痛快。毕竟在不清楚底牌的情况下贸然出动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且两边都得不到好处。

叶修尤其懂这一点,他甚至在能力范围内跟不少道上的头目都互通过有无,这不仅仅是两边比拼手中的筹码以获取当地行动的主动权,更是能让两边交换底线制定规矩好确保治安环境。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既然黑|帮这种组织存在于世间自然是有道理的。谁都不会越过那条黑白交界的线——尽管那条线模糊得让人疑惑是否存在。

一般来讲两边会把控着自己的力量不起冲突,只要道上的人在自己地盘内不乱牵扯无辜市民,不逾矩不闹出人命不太过分叶修这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是他们的家务事。

但这个他们专案组负责的嘉王朝越界了。

也不知到底是谁先动了贪念去搞了建材的走私生意,后来上升到了名贵饰品偷税漏税,再往后竟然开始插手白|粉的交易,运输贩卖甚至帮着发展下家。

这种踩着他们底线蹦跶的行为无疑是法律无法容许的,更没有任何一个警察可以容忍这般行径。而且牵扯上白|粉,这就已经不是普通的刑事案|件了,缉毒科也需得进来参与。

既然过了线,作为警察的他们自然不会允许这个帮会继续存在下去——权当是杀鸡儆猴。

可他们在真正启动专案组后才突然发现这个帮会竟有些脱离了他们的掌控,错综复杂的地下势力极其庞大,若是想不动声色地打掉几乎是天方夜谭。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我查了档案,之前埋进去的钉子要么被拔了出来要么因为联络人死亡断了联系,至少我们知道的钉子都已经失败了。可能里面还有,但是因为抹除了暗子的档案我们根本不知道谁是自己人。可以说现在的我们对于里面的情况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下想收网根本不现实。”叶修冲着来视察工作的政法委员冯宪君发牢骚,“总不能拿着大喇叭冲进去喊’卧底的都出来,任务结束了’这种话。”

“你能正经一点吗!”冯宪君头痛地揉着太阳穴,“就没有一点切合实际的方法了?”

冯宪君从来都知道叶修不是个安分的主儿,当初想让他擢升,他却偏偏留在了刑警大队甘愿当个总队长。他这总队长的功勋比其他几个地方的总队长功勋加起来都要多,简直是妖孽般的奇才。就连他这儿惹的麻烦——尽管那有时候真的算不上麻烦——也跟他获得功勋的次数一样从来都没见少过。

叶修皱着眉头将郭|明宇没有带走也没有销毁并且几乎可以说是他唯一留给警局的笔迹的工作日记翻开,把里面加了书签的几页翻开拿给冯宪君。那些页都是记载了郭明宇对这个帮会的埋了钉子的始末。

“这一页是最重要的,其他几页都能和被拔出来的钉子对上号,只有这一页,因为具体数字比较模糊目前只能确定是至少有两个,至于还有没有更多我们也不知道。”

叶修所指的那一页用几乎称得上是草书的笔迹写上的很短的一句话,也可以看出郭明宇的心情波动极大。


王朝又在笼络人了。


嘉王朝是盘踞在市内暗处的势力,崛起迅速,行踪也难以捉摸。

叶修趁着冯宪君在看内容,目光又不由自主地停留在了记下这句话的那个日期上。

那天他有印象,叶修兀自想着,尽管那天是他第一次沾酒又因不胜酒力导致有些断片儿——但他不可能忘记那一天。

他和苏沐秋第一次趁着酒劲在宿舍里瞎捣鼓,两个人终究还是年轻气盛没个节制,根本没考虑过后果。先不说内务的善后事宜,就单说第二天早上的跑操两人就手忙脚乱地迟了到,尽管想尽办法糊弄过了督查没有弄成全校通报批评,但后几天的阶段测试两人的成绩都因身体不在巅峰状态导致滑落了不少,也少不了一顿训斥。

再之后呢?

回忆的碎片一旦拾起就不愿再放下,长久以来苏沐秋在叶修生活中的缺失非但没有让他淡忘了他们相处过的日子,反而让他对苏沐秋的情感在他心底愈发强烈了起来。叶修仿佛是上了瘾一般想将所有碎片集齐好拼成地图,循着路回到他们不知愁的少年时。

冯宪君将郭|明宇的工作日记搁回桌上的动作将叶修拽回了现实。叶修方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需要做什么事,开口向冯宪君解释:“原先负责这一块的是郭明宇,现在他给田森留了一个空壳子就跑路了,重要内容什么都没留下,资料全毁。总不能先通缉郭|明宇然后让他回忆当初埋了谁进去?”

“你开玩笑呢?”冯宪君也知道这叶修这纯粹是没有线索下的无奈之语,尽管不太明智,但总归也是个办法,“那就先通缉着吧,让大家都留意着点。”

叶修应了一声,将新通知发布给专案组的人,会有专人来负责这一块的具体调配。


专案组的工作因此被迫暂停,除了持续追踪以防止对方再次交易意外,其他部门都没了事做。王杰希也因此闲置开始着手叶修丢给他的案子。

王杰希本想带着高英杰唱黑白脸来进行审讯的,但这个念头在他看见苏沐秋第一眼之后就打消了个干净。他没有从证件照中认出苏沐秋,却在见到他的第一面时肯定了自己没有认错人。审讯室里,王杰希屏退了其他前来观摩学习的后辈,只有摄像机无声地工作着。

“我见过你。”王杰希第一句话就这么对苏沐秋说道。

王杰希并不是为了套苏沐秋的话才说出了这种听起来像是什么套近乎的话,在很多年之前他的确见到过苏沐秋的照片。林杰是和叶修同届的毕业生,也是在他刚毕业那会儿带过他的前辈,在他们有一次去林杰前辈家里的时候,林杰曾把他们那届毕业生的相册拿出来给他们这些小辈看看,他便是那时看到的苏沐秋。

其实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在这张合照里的叶修,叶修作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前辈在警校学院里是个不灭的神话,其余几人除了叶修揽着肩的这个人他也都能叫得上来名号。林杰给王杰希等人端了水果过来,其他人都去拿水果吃了,只有王杰希问了林杰叶修旁边的人是谁。

“他啊,”王杰希还清楚地记得林杰说这话时颇为惋惜的语气与神色。“他是除了韩文清之外唯一有资格和叶修竞争第一的人,可惜了。”当时王杰希看林杰的样子还以为是因为这个人牺牲了,所以就没接着往下问,谁能想到他就是叶修托给他的嫌疑人?

警校出来的精英沦落到这般田地,讽刺吗?

王杰希抿了抿唇角,忍住了往笔录本子上记录的冲动,又想到十年前的案子就是导致苏沐秋被警校开除的根本,严格来算他还没从警校毕业就被开除了学籍,心情登时复杂起来。


“那很正常。”苏沐秋耸了耸肩,也不管王杰希话中的“见过”是指的哪一种,回答得像是地痞流氓的胡搅蛮缠,但偏偏他的举动又温和得像是一个大哥哥。

苏沐秋熟知各种肩章的等级划分,一群实习的小辈走了之后竟然直接来一个总队长处理他的案子也是让他吃了一惊。一边寻思着要用什么方法来应付一边又小心翼翼防止自己露出太多破绽。

“是很正常。”王杰希却是一本正经地点头,翻开了笔记本拿着笔用尾部敲了敲桌子,“我知道这些规矩你都懂,讲讲吧,三月七日晚,空积路西侧的巷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沐秋沉默地望着他,整个人没有动,只是眼神朝摄像机微微晃了晃示意王杰希关掉摄像机。他知道审讯时必须用摄像机记录下全程,但他并不希望他接下来说的这些话被记录下来,尤其是不想被叶修看到——尽管这个几率小得可怜。

王杰希也没有动,甚至把手中的笔干脆夹在了本子中间然后向后仰了仰表达出一种“我现在很闲,可以陪你耗”的样子。

苏沐秋心中暗骂了一句,心说你是因为案子办不下去了才有工夫耗着但我着急啊!要是叶修在这里哪用这么麻烦?

但偏偏他又不想让叶修看到这样的他。

“你能保证我所说的话不被第二个人听到吗?”苏沐秋问,但语气里缺失的情感使得话语更多像是陈述,他在被审讯用的椅子圈锢的范围内挪了挪坐的位置,向前探着身子压低声音,只剩嘴唇翕动发出的气声,“或者说,你能保证可能看到这个录像带的人不会对我打击报复吗?”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苏沐秋这话可是不可谓不诛心。往狠了理解,他这话的意思干脆就是“我不信你警局里的人”。警局里会有钉子他也知道,但大多数的钉子都在特殊监管之下,不让他们接触核心案子也不放他们到前线岗位,纯粹做一个花瓶似的摆设。但听苏沐秋这意思还有没找到的吗?

“我保证在案子结束前不会将这段录像入档。”想到苏沐秋也有在警校待过,王|杰希还是愿意相信苏沐秋不会扯谎。这也是王杰希能在权职范围内给予苏沐秋的最大优待。


“人不是我杀的。”得到王杰希的保证后苏沐秋终于开口讲起了案子,口气中的自信从他笔挺的后背就能窥见一二,“毫无疑问,这是嫁祸。”

苏沐秋说得信誓旦旦,甚至还把手握成拳显得义愤填膺以示清白。

“是谁嫁祸你?又为什么要嫁祸你?”王杰希很容易就接受了苏沐秋的说词,多余的一句话没有问,毕竟相较之下苏沐秋更像是有备而来,而他所准备的一般的手段也根本奈何不了警校出身的苏沐秋。

“无非是想报复罢了。”苏沐秋轻描淡写地讲出事实,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说出了什么重磅消息,“他们认为如果警方查出我是帮里的人一定不会放过我。”

“他们是对的。”王杰希一边记着笔录竟然还抬头附和了一句,没有过多的惊讶与感叹,只是平静地接收了苏沐秋的话,也没有管苏沐秋说得到底是真是假。以林杰前辈对苏沐秋的评价来看,苏沐秋大概会是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更何况他的长处本就不在此,自然也不会在此多费时间。不管消息真假,只要撬开苏沐秋的口就是成功。

但这个局势的发展方向和他的想象的好像不太一样?王杰希抬腕看了一眼时间,确认自己即使再多花一些时间在结束审讯之后也来得及去食堂蹭顿饭吃才放下心。专心想着苏沐秋为什么见到他会什么都交代——尽管不知真假。

“哎,就是嘛。你看看碰到一个好说话的同志是多重要。”仅仅几句话的对阵,苏沐秋就对王杰希予以了很高的评价,然后才将头稍稍偏转,口型避开摄像机压低了声音问他,“我把王朝的消息给你,能将功抵罪吗?”

王杰希终于发觉自己在一来一往的交锋中好像被带走了重点,心说能和叶修前辈不相上下的人果然厉害,在本子上记了些东西才接着开口:“你要先证明你在三月七号的案子中是无罪的。”

“就是抵这个嘛,虽然人的确不是我杀的,但我也证明不了我是无罪的。”苏沐秋仿佛是很懂一样朝王杰希挤了挤眼睛道,“至于我是王朝的人——这件事高层有过交易大家都知道,你这个肩章不可能不知道的。都已经达成共识了你何必还要揪着我不放呢?”

王杰希在本子上写下“疑似高层”,没有将警方已经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收网的事情说出来,只是朝他挑了挑下巴:“你知道得很多嘛。还知道什么不如一起说出来听听?”



—tbc—



>>陌路·四



  80 6
评论(6)
热度(80)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