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2)

#伪·刑侦


>>陌路·一


>>陌路·二


苏沐秋被两个小警察给架出审讯室的时候,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让他脚下被门框绊了个趔趄,一下子失去了了平衡。押送他的小警察显然也没想到苏沐秋刚才在审讯时那般自如竟会被小小的门框绊一跤,一个失察没拉他住就让苏沐秋向前扑了出去。

这若是换了别人说不定直接会让脸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但苏沐秋显然是早有准备,甚至可以说这次摔跟头本就是他故意策划的。他顺势前翻重新在摆脱桎梏的情况下行云流水地站了起来。苏沐秋一旋身抬腿就用脚踹上了其中一个小警察膝盖下的胫骨。刚毕业不久的小伙子体格还不错,尽管腿上吃痛,手却死死锢着苏沐秋的不让他跑开。苏沐秋带着个累赘不好动弹,又一时挣不掉,只好用手肘怼上了另一个小警察的后颈。

苏沐秋丝毫没有其实对方有在放水的觉悟,下手稳准狠,敲得小警察眼冒金星,腿软地扶着墙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靠,袭警!”

不知是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早已在旁边准备好的其余警察一拥而上,将其中的苏沐秋压在地上制住,以人海战术获得了初步的胜利。

苏沐秋在被数人压住的情况下动了动肩膀,仿佛一个回身鲤鱼打挺就能踹开这些人蹦起来,但他却直到被重新反手拷住也没有再动弹半分。

“真是好奇你们是怎么毕业的。”苏沐秋挣动了一下被扭得难受的手臂,嘴上仍是不留情的直接攻心,轻飘飘地讽刺他们能力不足,“和十年前比起来,次得还真不是一点半点。”

“带走。”邱非皱着眉头吩咐。他能从苏沐秋的话中觅见一点他曾经和警察这个群体有接触的端倪,但这对他们来说仍旧是毫无用处。苏沐秋所说的十年前是他上一次被带进来,从那次他才从系统上留下了案底,这次被抓进来也应该算是他二进宫了。

苏沐秋的一举一动都好像将他们玩弄在手心里,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丝毫被扣押的不安与慌张,反而是像一个精明的棋手,引诱着作为警察的他们一步步被事件推搡着走入他早已设计好的圈套里。

即使叶修来看过并为支了两招也并未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他不愿相信叶修是因为私人感情而对苏沐秋手下留情,只能猜测可能是苏沐秋对他们这个集体太过了解。

而这也很有可能是他们在交锋中一直落于下风的主要原因。


“……以上,现以妨害公务罪对苏沐秋处以十五日拘留。”邱非面无表情地念完手中的通知单,将其夹入卷宗。他迈出小拘禁室后又扭头看了苏沐秋一眼,看他还有工夫朝他微笑着挥手道别调戏他说“小哥你这样天天皱着眉头可找不到女朋友”不由气短。看狱警锁上了牢门立马拎着卷宗快步离去。

“哎,这么不经逗啊。现在的孩子真不可爱。”苏沐秋尾音微微上挑了几分,在空气中打了个转消散开去。

苏沐秋将手枕在脑后躺倒在只铺了层薄被的木板床上,望着黑得有些发霉的天花板发呆。这个囚室已经上了年纪,倒是和他十年前呆过的那间挺像。

那时候的他年轻气盛,觉得无论发生什么都能被他掌控住。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还有那般狼狈的模样,还用这种手段又跑回这里面蹲着。

隔壁间有人在大声叫着冤枉并把铁栏门撞得哗啦啦的响,狱警脚步纷杂而过,用呵斥与警棍敲击门栏的警告声勉勉强强压下不知因何而起的暴乱。

但这些都影响不到苏沐秋分毫,他甚至一点好奇心都对那边提不起来——比这还混乱的场景,他见得多了。


苏沐秋微微阖上眼睛,心里勾勒着刚才安排下这场戏的人会是个怎么个样子。他知道那人是有意安排他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能谋算成这般模样……在这个地方能有几人?

会不会是他?

从未淡化的年少时恣意洒脱模样立刻浮在了他的脑海中,好似要打破时间的屏障跃将出来。苏沐秋很快就自我否认了。毕竟如果是他的话,他又怎么会忍得住冲进来揍他一顿的冲动呢?

一场戏还未落幕,另一边又鸣锣开台。

角色扮演的游戏早就不适合他这个年纪的人了,但又有几个人在这个时候还能做到表现出本真的一面?说到底还是像演员一样在生活中演绎着不同的角色。戏是因为世故圆滑越演越好,但演员却是因背负的责任而愈发疲惫。

对苏沐秋来讲,实在是太过分身乏术了。

他卷在斗争的漩涡之间挣脱不得,无数次因在裹挟着无数绝望的黑暗中摸索而感到迷茫,因看不清方向而举步维艰。

他无数次地回忆起学生时的挚友和他们间曾发生过的荒唐事以慰藉他空虚的时光——尽管他的生活充实到不敢有丝毫疏忽。

四角牢笼外的天色已暗,苏沐秋面朝墙很快就沉沉睡去,不同于鼾声如雷的其他囚室,苏沐秋显得极为安静,不声不响。

紧接着他就被隔壁的一个突来的鼾声给惊醒了,几乎是本能地一扭身将手伸到枕头下去捞出枪械并顺着动作惯性翻身下床伏在地上观察环境。他弓着身子绷紧了肌肉好能随时爆发出力量将闯入者撂倒在地。

很明显他所做的都是些无用功了。

刚察觉枕头下没有枪的时候苏沐秋的心瞬间只剩冰凉,他的呼吸几乎停滞,直到翻到地上后膝盖磕到地面的疼痛才让他反应过来自己当下的处境。

忽略掉从膝盖传来的阵阵刺痛,苏沐秋才冷汗涔涔地放松了紧张戒备的神经:

幸好。


如丝般的云絮牵扯着遮住了本就不算明亮的月光,服役太久的路灯也不知因何开始明明灭灭的忽闪。王杰希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加快了讲解的速度。他在档案室里指导自己带的后辈分析卷宗,只是眼见时间不够却又被一阵敲门声打断:“我观今夜天有异象……”

“叶修。”王杰希一听就知道是谁有这个闲工夫来搅扰他,他头都没抬扬声一句“没钱请客请回吧”就又埋头教几人处理刑事案件的技巧。

“有个没证人的刑事案件,嫌疑人不开口,在拘留那边扣着呢,你要有时间去看看呗?”叶修直接道明来意。他从来都不是,但现在关系到苏沐秋,也由不得他不上心。所以都这么晚了还特地跑过来找王杰希帮忙。

“你为什么不去?”王杰希扯了扯袖子,抬头看了一眼叶修站没站样的姿势不由自主地微微蹙了蹙眉毛,“去找喻文州黄少天啊,他们这方面在行。”

“熟人回避原则嘛。”叶修抱着手臂倚在档案室门口,嘴里叼着一根烟导致他说的话有些含含混混,“喻文州黄少天去外地查那个案子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的熟人还真是哪都有啊。”王杰希倒是不在意自己的工作能力顺序在叶修心里竟然排在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之后——毕竟他擅长的并不是这一方面,但相比后辈们还是强了很多。

“朋友多一点又没坏处,更何况还免了我的加班之苦,你大概是体会不到了。”叶修啧啧叹道。他的确是因熟人多是局里少数能逃开各种琐事的人之一。但他真要办起案子也绝不含糊,各种带队破案的功勋奖章加起来能晃花人的眼。

“我知道了。名字是什么?”王杰希终归是应允接下了这档子事。

“苏沐秋,沐浴的沐,秋天的秋。”叶修像是松了一口气,语气也活泛起来,“完事儿请你吃饭。”

王杰希微微颔首:“行,我还有事,请回吧。”

“谢啦,老王。”叶修朝王杰希和在学习的几个小警员挥了挥手,看他们一脸茫然的样子还贴心地为他们带上了档案室的门。


可还未等王杰希继续开口,门又吱扭一声被打开,叶修的头再次探了进来。

该给门轴上上油了,王杰希冷眼看着去而复返的叶修默然想到。他对几次三番打断他授课的叶修并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我只是来提醒你一句。”叶修抓了抓头发,带着一种看好戏的语气提醒他,“你魔术师也不是白叫的,可别明天小瞧对手翻了车。”

“不劳叶总队长费心。”王杰希咬紧了总队长三个字下了逐客令。

“那行吧,你自己掂量着来。”叶修知道王杰希在审讯上的分寸,倒也不是那么不放心。他估摸着只要苏沐秋水平没退步并且发挥正常说不定也会让两人扯个平手。但现在主要是要让苏沐秋多透露出他非要蹲在拘留这边的原因才行,否则他这边也没法着手去查。

毕竟苏沐秋这近十年来几乎像消失了一样,就连网络上都难觅他的踪迹,而叶修特地回警校查了学籍,发现苏沐秋的一切都被抹了个干净,就像是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


送走了几个小警员,王杰希才终于在茫茫的手写卷宗中寻找十年前苏沐秋的那桩案子——市里的案子在结案后都会汇总到这个档案室里。

他从来都信奉笔头记下的东西要优于数字化的存储,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教导自己的后辈运用电子工具而要在手写的档案上下功夫。存储在云端的信息只要轻轻点击几下鼠标就会完全消除,甚至被修改得面目全非;而手写不一样,没有多少人会对压在档案室深处落满灰尘且千篇一律的牛皮纸档案袋产生想法。

但他在找到积压在角落里打成捆的档案袋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很显然那摞档案在近期被动过了。

绳子本应落满灰尘的一侧因为打开又重新扎紧翻面的缘故而显得崭新,搁在最上面的档案袋上因时间留下的褪色痕迹也与绳子捆扎的位置重合不上。

谁有这功夫来档案室里翻那么久远的档案?王杰希很自然地把自己排除在了外面,毕竟要不是叶修所托他也不会知道这么回事儿。

王杰希连忙和手中的名录一个个对照确认,的确是少了一份。

还偏偏是苏沐秋那份。

王杰希暗自心惊。也不是说担心苏沐秋有后台,只是说有这种思虑的人确实少有。更何况档案室也并非人人可进,这的确是让人免不了担忧些许本部的安保状况。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无奈,王杰希只得去电脑上查询苏沐秋的案底。但他翻遍也只找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案子是一个恶意聚众斗殴事件,导致了一人重伤,三人轻伤,还有一人因打完架因恍惚出了车祸,据说到目前为止还处于脑死亡状态。苏沐秋作为其中最先动手的人不光被学校开除,还在牢里蹲了俩月。

案子的细节被模糊处理,即使他拿着总队长的权限都看不到细节。是苏沐秋的背后有人还是什么原因目前他还不得而知。

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叶修又丢了个棘手的包袱,还被他接住了。

王杰希极为头痛地想起了在省公安局流传已久的经验总结:就说叶修出现准没好事!


—tbc—



>>陌路·三



  92 5
评论(5)
热度(92)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