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陌路扶同(01)

#伪·刑侦


>>陌路·一


“果然是你。”

透过加厚的隔音单面玻璃,叶修终于看见了那个阔别多年的友人:在惨白得刺眼的灯光照射与压迫性的密闭空间下,他双手交叠成塔搭在小桌板上,面色轻松,即使手腕被手铐禁锢在椅子上,他却仍显得游刃有余。

一如当年的模样。叶修靠在玻璃对面的墙上,双手抱臂发出了一声模糊不清的鼻音作为他对他久别的评价。

像是感受到叶修的到来一样——尽管从里面听不见也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审讯室中的人还是偏头朝这边瞧了一眼,嘴角翘起了好看的弧度,将叶修的心轻易攫取了去。

叶修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不合时宜的激动消退下来,将状态调整至面对工作应有的模样。可即便如此,可他的视线还是无法从那人身上挪开半分。

多年不见,他眼睛里的清澈透亮一如当年,像是这十年来只不过弹指一挥间,没给他留下丝毫岁月的痕迹。只是当年眉宇间的恣意洒脱,许是世事打磨的缘故当下只觉温吞些许。

可叶修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再次见到苏沐秋时会是在这种场合、以这种身份。

他很冷静,非常冷静。

叶修把手揣进衣服口袋里去摸烟,意图抽根去掩饰自己的失态,却被邱非制止了动作。

“叶队。”邱非略蹙着眉头指了指墙上的禁烟标识,“这里不能抽烟。”

叶修无奈:这小子哪都好,可就是对规矩看得死紧,就连他这个当师父的都不能例外。他把手拿出来,示意他真的没拿到烟也没准备抽才让邱非放过他。

邱非,叶修亲手带出来的徒弟,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但他们小队却在审讯上遇到了麻烦。负责审讯的卢瀚文继承了他师父们技巧的精髓却仍在此案的审讯上不得要领。案子遇到瓶颈,眼看就要过法定拘留期。若是找不到证据可以继续将他关押,他便要被无罪释放。

他们不可能让一个罪犯逍遥法外,于情于理都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搜寻,可他们却找不到一点于他不利的证据。

至于为什么确定是他——的确有一个目击证人指证,尽管他目击时是极为清醒的,可目击证人因有精神病史,证言做不得数。

卢瀚文的两个师父都不在本部,邱非很快就决定来找叶修,请求他插手这个案子。比起让一个凶手逍遥法外,他决意让自己带领队伍寻找线索以证明自己能力的想法真的是一文不值。

邱非知道叶修正在率组追查一个牵连颇广的组织案件,也做好了因没有时间被拒绝的准备,却不料叶修一听到苏沐秋这个名字便应了下来。


“他什么都不说,利弊跟他分析过,劝也劝过,疲劳战车轮战也都试过了,几乎不开口,说出来的话前后没有矛盾也没有心里崩溃。”邱非将手中只夹着两页纸的卷宗递给叶修,叶修翻开大致扫了一眼,发现除了名字和一些能在人口系统里查到的资料,大部分还都是空白,会得到这种情况也并未出乎他的预料,毕竟那个人是苏沐秋。

——那个曾经的天才苏沐秋。

“你们继续,我就看看。”叶修合上卷宗,挥挥手一副不管事的模样,示意邱非等人不要因为他的到来耽误了工作,自己则是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好像真是来看戏一样。叶修把手中的卷宗打开又合上,尽管那里面的各项信息他在过去的十年中已经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多从中窥见几分他未曾知道的。

邱非朝卢瀚文点点头示意可以继续开始审讯,卢瀚文清了清嗓子,和邱非一同走进审讯室坐下,打开录像设备,先是打了个招呼,上下嘴皮子一碰,当真就像那说单口相声的一般:“刚才我们说到哪了?哦对了,刚才说到你多大了。我看这资料里你写的是三十岁,我看你也不像啊,哪有三十岁的人还长这么年轻的。话说你有女朋友没有啊?你长得也挺帅的女朋友不难找吧。我不是看不起单身狗啊,我也是单身,干这活儿的女朋友不好找啊你说是不是?”

卢瀚文说着竟然还诉起苦来,他们负责审讯这方面的确不好谈女朋友,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谈,就谈一段时间对方就就觉得平常相处会被带走主动权,一直像审讯似的有阴影便分了。苏沐秋似是被他的话逗笑了,轻轻点了点头作为问句的回应。

“你有没有女朋友?给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吧,反正你再过俩小时就无罪释放了。”卢瀚文看这个话题有效,立刻抓住了机会继续叨叨,“我让同事给你送座机进来?说真的,有女朋友真得好好珍惜啊,平常哄着点,现在单身男性那么多,有女朋友得撞了多大运?赶紧坦白从宽好赶紧出去陪她去,你知不知道这放我们这边铁定要被集体仇视的?”

苏沐秋摇了摇头,仍是不说话——审讯中,不开口总是最好的应对策略。


卢瀚文望回邱非,邱非拍了拍卢瀚文的肩膀,叶修知道这是说他们需要帮助。

“把思路打开,不要局限私人生活。”叶修传了张纸条进去指点道,“抓紧时间。”

“你平常是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坐办公室,天天就敲电脑的那种?我看你也不像那种成天在外面跑的……哦也不一定,你经常出差吗?出差就是累点,但公费到处跑其实也是个好差事。”卢瀚文问道,“比在这儿舒服多了吧。跟我们说说呗,你到底干什么的?”

卢瀚文的话仍在继续,但苏沐秋却收敛了几分随意。他能觉出卢瀚文将话题突然转换是有外力作用的,这种情况下要么是警察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自乱了阵脚,要么是刚才传进来的纸条起了作用。

来人插手案件了吗?是谁传进的纸条?

他微笑看着两个小警察,能察觉比起之前的审讯,他们总是会有意无意往身后的那面单面镜子瞥,这种动作更能透露出外面有什么重要人物的讯息,至少能看出小警察很在意外面的人。等级比他们高,辈分比他们大。

这些小警察应该才从警校毕业不久,肯定是局里的老人在带,至于是谁,他认不认识还真难说。不过这个负责审讯的小朋友倒是和某位故人有着相似的神采。

苏沐秋难免不会因着现下能看到的人和事而回忆起被尘封了许久的记忆,这种近乎奢侈的放松对他来说倒是很久没有做过的举动了。

但这种放松也仅仅是转瞬间的事,当他记起外面有一个应该被在意的人的时候,他就提起了全部的警惕——尽管表现出来的仍旧是一副与他无关的模样。

已经把上面的人引来了吗?苏沐秋状似无意地向前微微倾了倾身:“小哥,外面那是谁啊?”

“我们……同事。”继承了师父之一的嘴比脑子快特点的卢瀚文打了个磕巴,差点说漏了嘴,连忙改口道。

“你们这个同事很厉害啊,能直接命令你们?”苏沐秋用带有薄茧的手指勾起冰凉的铁链上,听不出多少感情,却轻易勾起了别人的怒火,“该不会是上面的人吧?”

卢瀚文气得简直要拍案而起:审了这么久一直不肯开口,好不容易等到这人说话了,三句两句就打破了他们习惯的节奏,把失去了惯有节奏的他们膈应得难受,一下子就被夺去了话语中的主动权的确是在平日的审讯中难见的。

“是我们在问你话,不要扯开话题。”邱非拍了拍桌子,身子前倾意图用压迫感震慑住苏沐秋。

“啊,猜对了。”可苏沐秋观察着他们的神态,非但没有被吓到,反而又语气雀跃地应了一声,将对面的人狠狠刺激了一下,“我可什么都没干,来多厉害的人都不会问出来的。提前说一句,你们要是想用刑讯,我可是有权利去告你们的啊。千万别欺负我不懂法。”

他说着还摊了摊手,故意把腕上绑着的铁链子抖得哗啦啦的响。


叶修对此轻哂一声,不懂法?亏他说得出口。叶修敲了敲卷成桶状的卷宗,扭头去问与邱非一组的宋奇英:“他没有要求过见律师吗?”

“好像是说没钱,请不起律师。”宋奇英回答,“按理说是有免费的咨询律师可以请,他对于这方面的了解不至于说不知道这方面,这也很奇怪。但在审讯来看没有律师对我们询问比较方便,所以我们就没有再继续问这个方面的问题。”

“他是故意的。”叶修对苏沐秋玩的这种小把戏十分看不上眼,嘲道,“他就是想引来高层方便他下一步的计划。”

“啊?”宋奇英没能理解,“那对他有什么好处?”

一般犯人不都是想尽快息事宁人赶紧跑路吗?这怎么还想要把事情闹大?

“我也想知道呢。”叶修朝他笑了笑,语气里不乏诚恳,但他的神色却愈发趋于严肃。

“叶队,现在怎么办?”邱非已经和卢瀚文一起从审讯室里出来了,他们将门关好以确保他们的谈话不会被苏沐秋听了去,“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拘留时间。”

“给他创造一个袭警的机会,把他正式扣押下来。但是千万别放松警惕,别真把他放跑了。”叶修将卷宗递还与邱非,又偏头嘱咐卢瀚文,“多学学文州,别把黄少天的话痨学个十成十,对犯人不是话多就行的。”

卢瀚文忙点了点头:“那前辈你去哪?”

“去找人帮你们接这个案子。”叶修回头看了苏沐秋一眼,眼里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还是回避这个案子比较好。”

邱非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叶修答应过来看这个案子是因为他听到了这个名字,从那时起他就知道叶修应该是与这个人认识的,他曾担心叶修执意要插手这个案子会让叶修自己陷入麻烦。但幸好,叶修仍是叶修,不是会因私情就要违反规章制度的人。

至于为什么会让他们给苏沐秋制造袭警的条件,他是相信叶修自有理由,他们照样执行便是。于是他立刻应了下来,叫上人准备去了。

叶修轻笑一声,心说他明着的确不便插手,但他总能找到方法弄明白苏沐秋这大费周章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告而别的十年又捣鼓了什么名堂。

——他都会一一查出来的。


—tbc—



>>陌路·二



  147 7
评论(7)
热度(147)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