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反正都是一家人(01)

#超级狗血,私设如山,ooc慎入

#涉及关键词【兄弟】【主仆】【仇人】【带球跑】








都说豪门叶家有两个少爷。


但道上懂的人都知道,只有叶小少爷是已逝的夫人亲生的,大少爷其实是叶老爷不知从哪里抱回来的养子。


大少爷是个Alpha,而小少爷在第二性别分化的时候却成了一个Omega,照理来说只有Alpha才能拥有继承权,所以大少爷应该在分遗产的时候占大头。但如果叶大少爷的养子身份一揭露,遗产能不能分得到还是两说。


叶家庞大的家产便成了无主之物。


可以说只要是叶老爷想,叶修立刻可以变得一无所有。所有叶家大少爷这个身份赋予他的都可以顷刻间化为乌有。当初叶家给了他这些,自然也有随时从他这里收回的权利。


更别提叶修还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白吃着叶家的资源,整一个纨绔子弟。和在学生时期就已经下水并在各种场合初露锋芒的叶小少爷叶秋相比,没人看好叶修的未来。


甚至有很多人都在私下里盛传说领养叶修就是叶家的败笔。家产与其给了叶修这个外人还不如给励精图治的小少爷叶秋,Omega这个性别障碍也不是不能跨越。毕竟现在科技发达了嘛。


可一切的闲言碎语叶修只当是耳旁风。




叶修自还没有性别分化的学生时期成绩就不算好,虽然他们家都是雇的私人教师来家里上课,但兄弟之间总是会有比对,把叶修的成绩拿出来看甚至还没有家里给他找的陪读的成绩高。


一般来讲都是叶秋成绩最高,叶修的陪读苏沐秋成绩次之,最后才是叶修。


“喂大少爷,要不要我下次考低一点给你留点面子啊?”苏沐秋向叶修的方向探了探身子好把卷头的鲜红分数露给叶修看,还压低了声音略带挑衅地问他。


叶修的陪读苏沐秋是管家的儿子,比他还小两岁,但言辞间像极了一个小大人。怼起叶修来毫不留情,和叶修有主仆名分却并非寻常主仆间的相处模式。


“不需要。”叶修只是一手托着下巴斜趴在桌面上,另一只手转着笔一派自在模样,丝毫不在意几乎要跌落及格线的分数。


“你这样让我也很难做哎,次次考得比主人家高我还吃不吃饭了?”苏沐秋将卷子成绩向下按在桌面上,半个身子俯下凑在叶修耳边,不让叶秋听见两人的悄悄话,“你就不能考高一点吗?”


“不会,考不了。”叶修目光未变,极为熟练地将卷子团了团塞进桌洞,像是扔掉了垃圾一般轻松,向后推开椅子就要起身走人,也不理会苏沐秋在他身后探究的目光。




说实在的,叶修从未在乎过这些事情。他天性好玩,不愿意被规矩的条条框框约束住,更不会屈居于各种所谓的家族规矩之下。


在已经远离了童年时光的大人看来,小孩子不听话要打要骂,本该向上长的小树苗要是长歪了就得剪枝扶正,这样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否则最后长成一棵歪脖子树能有什么用?


叶修就是典型的歪苗苗,不光叶家人看他不顺眼,就连老师也讲他不求上进,质问就他这个样子以后怎么能继承家业?


叶修在老师这里挨训之后又会被叶老爷叫去谈话,然后在墙角罚个半天站才准去吃饭。这种场景几乎是天天都有。每逢这时候苏沐秋都要拿着小面包之类的零嘴儿来找名义上面壁思过实为拿着小游戏机打得正欢的叶修,一边投喂一边恨铁不成钢地戳着他的额头问他怎么就不能跟人服个软?


叶修比苏沐秋得高一个头,于是便将游戏机搁在兜里,揉着苏沐秋柔软的发丝跟他说又不会掉块肉,别人想说就说呗,罚站的时候也不会饿着。叶修边说还边把眼神往揣着零嘴儿的苏沐秋怀里瞟。苏沐秋收到叶修的信号就赶紧给他撕开包装帮他望风让他赶紧吃,叶修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跟苏沐秋炫耀似的说叶秋那小子就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弄得苏沐秋还挺不好意思,回回给他变着花样地带加餐。


但叶修骨子里就不是会服软的。小时候不会,大了也不会。在他毛还没长齐的时候就已经硬气得很了。


家里的老师见叶修这幅样子有一次气急了口不择言,怒骂叶修说就他这幅德行,非要叶家在他手里沦为笑柄才满意?他一个不知来路的野孩子如何敢染指叶家基业!


叶修开始还是闲闲地抱着手臂对他不理不睬,可几乎在教师说出那个词的一瞬间,少年的眸子里就染上了微不可察的怒意,混杂着惊诧一晃而过,取而代之的是迅速冷漠下来的眼神,沉声予了老师满含威胁的警告,说他越线了。叶修的眼睛沉淀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冷静,充斥着冷血蛇类捕食前的警惕。


教室里并没有别人,老师只要迅速改口也没人能够证实他说过什么。可叶修的反应比老师还要快:他不仅迅速接受了来自老师说秃噜嘴了的事实,并且还表现出了一副“我早就知道了”、“捉到你的把柄了”的自信样子。


“这是你的失职。”叶修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将上面的皱褶轻轻抚平,方才得知消息的失措模样好像都是发生在异次元的事情,“如果我去告诉我的父亲你说过这种话——即使这是事实——但你又能有什么下场你考虑过吗?”


老师瞬间汗出如浆,冷汗打湿了脊背上的衬衣。妄议、泄密,仅仅这两项的违规就已经足够他无法再在叶家呆下去,别家也不会再雇佣他去做私人授课的讲师。这事情一个处理不好便可能是让自己丢了饭碗,他的前途所在完全掌握在叶修的手里。


毕竟谁也没能想到,当平时不服管教的叶修气场全开甚至比一直表现得很乖巧的叶秋都能强上数倍。叶修敏锐的反应准确捕捉住了猎物的错漏之处,但他没有步步紧逼,但简简单单一个问句便让老师慌了阵脚。


老师的反应无疑是侧面印证了叶修的身份的确不是叶家嫡子。


叶修不仅接受了这个事实,还立刻站稳据点反将一军。这哪是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干出来的事?


“你要干什么?”老师也知这次是次的事儿叶修是要碰瓷儿碰定了,但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要自己往下咽。


叶修朝前探了探身,压低了声音,话中才终于有了点孩子气:“把你知道的都讲给我,今天的事我替你保密。”





—tbc—




  137 12
评论(12)
热度(137)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