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从掉马开始的(05)

#游戏区up叶 × cv大神苏

#和@有琴名绿绮 的联文,可独立食用,我写三次元视角,她写二次元视角。 







苏沐秋其实是存着小小的报复心理才接下的《君莫笑》这个游戏改编的同名广播剧。


七天小长假苏沐秋和叶修必定都会宅在宿舍里,毕竟这秋老虎肆虐的天气里,谁没事儿会出门乱晃?


苏沐秋颇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反正叶修都已经听过了他配音的剧也就不再愁羞耻不羞耻的事,反正广播剧出来了叶修也迟早要听,不如一次性让他听个够。


录干音、pia戏找感觉一系列的事情加起来可能会让苏沐秋从早录到晚都在麦旁边不动地方一遍又一遍练习着同一句台词,叶修要是喜欢听就听咯,听烦了说不定就自己出门找地方呆着打荣耀去了。


不得不说苏沐秋的设想还挺美好的,但现实总是残酷的。


叶修非但没有听腻,还兴致勃勃地给他提意见跟他说“我觉得这里怎样怎样表现可能比较好,你要不要试一试”这种话。




《君莫笑》这个广播剧开头就以倒叙的方法讲了斐千机的古宅里来了一位仗剑走天下的侠客,他说愿意用情报换他心中人回心转意,不再心向西夷想去学习术法。而术士早就料算他会上门求斐千机出面,便早先就与斐千机议好了策略。中间穿插有两人的回忆,也有斐千机与他意中人的回忆片段。


苏沐秋挂着yy跟夜雨声烦正在对的就是开始倒叙的这一段戏。


“人各有志,阁下又何苦强求?”斐千机将折扇的木柄轻点在侠客心口,扇头在侠客的绸缎衣衫上划出了一声窸窣的声响,“就如你希望他可以留下陪你度过余生,他也希望在去往西夷探索的路上有你同往一样。何不能各让一步?”


“世间安得双全法?”侠客一声叹息,拱手道,“愿从先生处以除吾剑冰雨外的任何东西换得两全之策。”


“无妨无妨。你只要回去与他好好谈谈便是,他已与我谈过,如你不愿同往他不强求;若你愿同往他也愿在这里再陪你数年。”斐千机摆了摆手,将扇子收回抵在唇侧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至于报酬请一顿喜酒就好了,如若他日从西夷学成归来,莫忘了教予我西夷见闻便是。”


“你们这些人竟合起伙来诳我!亏得我还担心许久!”侠客听闻立刻炸了毛,但语气里的欢欣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甚至连脚步都因此轻松起来,“那在下便谢过先生,他日归来必定答谢。”


随着脚步声远去,木门吱扭一声合上,老宅里又恢复了寂静。




“你这里太过急切了吧?”跟着苏沐秋看他练习了好几遍,叶修提意见也提得愈发大胆起来,好像各处都不顺眼一样给他鸡蛋里头挑骨头,可偏偏还确实提到了点子上,只是语气可不怎么敢恭维:“开始给侠客提意见时明明可以再吊着一点气,不用着急。是他来求你,又不是你求他,那么着急干什么?你欠他钱了急着跑路?”


“你才急着跑路!”苏沐秋和叶修熟了也就放开了当兄弟耍,听他话就毫不留情地对喷回去,“中午的外卖费说好了AA你还没还我呢!”


“秋木苏?”索克萨尔略带粤语腔调的普通话从频道中传递了过来,“你们要是想聊要不先关了麦?”


索克萨尔还在很温和地给两人提意见,但夜雨声烦就不一样了,他急急切切询问着苏沐秋:“老苏老苏,你旁边说话的是谁啊?是不是就是一叶之秋啊!他长得好看吗好看吗好看吗?”


“……”苏沐秋在聊天框里打出一个省略号,啪地一声关了麦。


“这就是你们说的蓝雨剧组的两个当家?”叶修浑然不觉苏沐秋愈发暗黑的气场,“不愧是cv,声音条件都很好,但比来比去我还是觉得你的声音最好听。”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苏沐秋濒临爆发的怒气值倏地一下降至了最低,竟然一下子一点也气不起来了。只能迷茫地瞪着叶修。


“真生气啦?”叶修探头戳了戳苏沐秋气鼓鼓的嘴巴,“反正都互关了,还在乎那些干什么。再说了,我们的舍友身份可是名正言顺的。”


“也是。”苏沐秋听叶修这么说好像还真的有几分道理,但又不知就这么把这件事儿囫囵扔过去是否就是正确。


“行了,你继续吧。”叶修坐到了一边,盘着腿听苏沐秋和索克萨尔夜雨声烦一起讨论刚才那段戏该如何表现。


“我觉得一叶说得挺有道理的,刚才那一段的确是有点操之过急了。”索克萨尔这么说道,他也是听了全程的人,在这上面有着自己的发言权,“夜雨也是,在得知被诳之后的感情表达还不到位,听起来像是你早就知道,没有那种突然得知的惊喜了。”


我还没有说他是谁索克你不要这么就直接认定了啊喂!苏沐秋趴在桌前欲哭无泪,扭头用眼神询问叶修的意见。


“知道就知道了呗,又没想要瞒着。”叶修耸了耸肩,并不以为意,“还是说你对’同居’这个词有什么别的想法?”


“没有。”苏沐秋冷漠,不再理会叶修的胡搅蛮缠。




苏沐秋作为一个从不拖音的cv,在小长假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把所有干音都交了上去,神清气爽地面对开学去了。


这份干音却是费了苏沐秋和叶修一整个假期去细细打磨出来的,几乎每句话都有好几个版本的表现。


“我说你怎么就不腻呢?听这么多遍一样的不烦吗?”苏沐秋一手挥舞着鼠标将打包的压缩文件传给了索克萨尔,一手撑在下巴颏上侧头看向正打竞技场打到飞起的叶修。


“你的话,我是永远也听不厌的。”叶修朝苏沐秋笑了笑,仿佛是在笑他的幼稚,却又是在深处掩着一层不同寻常的感情,语气中无不充斥着委屈的味道:


“但你这么抓我苦工就是为了让我烦你是不是太过分了啊?恩?”



—tbc—




  229 6
评论(6)
热度(229)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