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对不起,但我推崇的是自由恋爱(上)

#ABO设定,私设极多,慎入





苏沐秋最近很愁,天天揪头发的那种愁。

虽然比不上隔壁系那些赶着截止期限拼命写程序的准码农,但他们系新布置的课题也是愁得人只想撞墙。

其实也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

ABO三种性别自古以来都是AO与BB互相结合成家,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无数发明创造湮没在车轮下,却唯独这种结合方式从未改变(包括政府只承认这两种性别搭配的婚姻)。不管是从身体构造还是感情稳定这都是对人类来讲的最佳的选择。那么问题来了,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支持不同性别结合合法化,欲要破坏这种自古流传的“既定”规则,请站在不同角度举例子并阐述立场。

系里人少只有两个班,而苏沐秋所在的班里正好是分到了支持方的观点。

苏沐秋拿到这个课题要求的时候只有一个表情包能代表他的心情:[内心毫无波动.jpg]。倒不是说他不会写这种文章,毕竟这种正能量或者说追寻真理的文章谁还不能写个几篇,抒抒情什么的简直不能更简单。

但他却是个AO/BB结合的强烈支持者。

在日趋思想开放的当下,AA/OO这种搭配都能见到,尽管不能合法化,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求所谓“真爱”,在某些言辞激烈的地方,AO/BB的支持者甚至被扣上了封建古板的帽子。

冤不冤?

冤死了!

苏沐秋对此很是无力,尤其是这篇课题要讲给全系听好让两个班一较高下。
可他们班里有他想追的一个Alpha。



苏沐秋是个Omega,他本来也说找到一个爱的人就好,管他是不是Alpha呢。可当他喜欢上班里那个Alpha的时候他才倏的意识到自己是站在传统角度上的人:AO才是真理!别的搭配都是邪教!


毕竟班里就他一个Omega嘛。苏沐秋对自己的地位第一次感到这么满意,这简直就是追他心上的Alpha的最有利的武器。

所以当这个课题下来的时候他是两眼一抹黑,要是经过这次的研究之后他喜欢的那个Alpha要去追求与传统不同的东西了怎么办!要是那个Alpha不支持AO了怎么办!

苏沐秋揪着头发在宿舍里急得团团转,幸而是单人宿舍所以他焦虑的样子也不会被外人瞧了去:他打了那个叫叶修的Alpha那么久的主意怎么可以被别人抢了先机?!

要是等到这个课题结束后再说可就万事休矣了,一直敢想敢做的苏沐秋最终决定立刻出击,管叶修支持什么,先和他组成一组完成这次的课题然后寻机告白就是。

被拒了的话……

——啊呸,白还没告乱想什么阿!

苏沐秋坐立难安,连敲打键盘的手都开始频频出错,不停地删掉重来让他更加烦躁。

但毫不避讳地说,苏沐秋对自己作为Omega的魅力有着强烈的自信——尽管别人对此一无所知——多接触接触说不定就成了呢?

于是苏沐秋就特别直白地去找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叶修了。



“啥?”

彼时叶修正带着耳机打节〇大师,根本没听见苏沐秋说了啥,他一脸迷茫地看着来找他的这位同学才堪堪掩饰住了他看见暗恋之人过来吓得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的失态模样:“我没听清。”

“我说。”苏沐秋重复道,“这个课题咱们俩一组吧。”

“行啊。省得我去隔壁班了。”叶修立刻答应下来,然后心虚地去捞起掉到地上的耳机往耳朵里塞,心里满是“我喜欢的人找我组队我要赶紧打一局冷静一下”之类的彩色弹幕。

不知不觉好像崩了什么人设呢叶修同学!叶修耸了耸肩也未在意,手都要按上开始了然后被苏沐秋拍了一下肩膀:“你也支持隔壁班的论点?”

“是啊。”叶修嘴上回答苏沐秋,心说BB天造地设怎能被A/O所拆开!

“知己啊!”苏沐秋显得极为激动,探身握住了叶修的双手,就差“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叶修心里一喜,不动声色地把节〇大师的背景音乐声调低了一些。



叶修中意班里这个叫苏沐秋的Beta好久了,他从来不知道世界上竟然有这般和他口味的Beta。在一众想追Alpha享受被征服感的Beta和幻想拥有领导地位而追Omega的Beta中简直是股清流。

Beta所追求的东西是Alpha和Omega所不能理解的,在不被信息素支配下的恋爱才称得上是“真爱”。

苏沐秋在班里还蛮受欢迎的,不光有Alpha围着,还有Beta的拥簇,是个人生赢家没跑了。

叶修曾远远看着苏沐秋,看他笑起来的时候眉毛会畅快地扬起来,唇角斜下方还有深陷的小梨涡,满溢着阳光帅气。

但他也难以忘怀在他跟吴雪峰说看上班里的Beta苏沐秋的时候吴雪峰的那一副“你莫不是在逗我”的难以言说的表情。

“嘿老吴,你这什么表情!”叶修还揣着手肘笑怼吴雪峰,“我打听过了,他是比较传统的Beta,不是那种想追A/O的,以我条件还是有机会的吧?”

不你没机会了。吴雪峰叹了口气,他现在有理由怀疑叶修根本就没有好好上中学的生理课了。苏沐秋全班唯一一个Omega叶修到底是怎么把他认成Beta的?

曾给了叶修“小道消息”的魏琛在图书馆里一个激灵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在抱怨学校图书馆又把空调开大了的同时把衣服裹了起来。



“先说说这次的主体思路吧。”叶修用笔尖对着要求提纲指指点点,苏沐秋也从随身背着的笔记本中查找资料:“我看看……从研究数据表明AB/BO比较占优势?”

“只有研究数据太单薄了,毕竟当下社会还是以AO/BB为主,不如从对比青年或老年对这个接受程度下手,来说明大势所趋,而且如果真的需要调查数据的话还是我们自己去调查收集数据比较靠谱。”叶修将笔旋了一圈,写下几个字,头也不抬地问苏沐秋,“周末你有时间吗?我们去做找路人调查,调查问卷我这两天写出来。”

“没问题,我周末一点安排都没有。”苏沐秋拍着胸脯向叶修保证。

——如你所想,这简直是个天大的flag。

作为一个Omega,在未被标记前一月一次的发情期是摆脱不了的,除了短效的信息素皮下注射(医嘱)和暂时标记,只有廉价的抑制剂可以起到抑制发情期的效果。

苏沐秋这次的发情期来得极为汹涌猛烈,几乎是一瞬间就爆炸了开来,将刚起床的他击得腿一软差点摔翻在地。甜腻的果香将整个宿舍填满,紧闭的门窗将所有信息素味道锁在宿舍内,勾引着苏沐秋的本能。

可没有人想沦为欲望的奴隶。

苏沐秋咬着下唇用指甲掐了自己一把以保持清醒,让疼痛刺激感官来让他从本能中夺回主动权。他扶着床柱去枕头底下摸索抑制剂,却连拧开按压式瓶盖的力气都没有。等他终于将抑制剂吃进嘴里已是大汗淋漓,像是离了水的鱼一样瘫在床上大口地喘息着。

这个月的发情期推迟了,苏沐秋虽然也一直有在注意准备一有前兆就立刻服用抑制剂,却不料当发情期突然爆发时还是防不胜防。

吞食的抑制剂只是短暂地阻隔了腺体分泌激素,薄薄的屏障迅速在炽热的信息素攻坚下破碎,积蓄已久的信息素喷薄而出将苏沐秋烧得浑身滚烫又敏感,无数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叫嚣让他去找他看中的Alpha用信息素压制他、将他自己填满,并在身体上烙下对方抹不去的印记。

发情期的情潮汹涌澎湃,拍打得苏沐秋大脑一阵糊涂。再加之持续的低烧让他头晕眼花,当他察觉自己的想法时候不由得小声骂了一句。

靠,假药吧!

苏沐秋捞过药瓶,使劲把自己的眼睛对上焦一看出厂信息:过期了,真不靠谱。


苏沐秋嘟嘟囔囔着说网购真不靠谱,不去理会只要一动弹欲望就因衣料摩擦而撩拨他让他难以忍受的折磨,干脆拿被子一蒙头用缺氧可以让人变困直接睡了过去,反正是周末也不用上课,等挨过了第一波发情潮就出去买药。

这就是Omega宿舍的好处,如果连抑制剂都压抑不住他的本能反应,就可以在宿舍里关上门自己度过。

虽然总是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情,但苏沐秋也没有精力去想,便由着他去了。


—tbc—




  203 10
评论(10)
热度(203)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