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你听我解释(下下)

#魂穿,ooc慎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神展开了




观众在最初的惊诧过后韩文清也已经上了台,主持人客套了两句,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就宣布了比赛开始。

苏沐秋与韩文清背对着向不同方向的比赛间走去,台下观众屏息凝神等着两人插卡登录。

两人用的都是是荣耀官方给准备的账号卡,需要临时进行加点与设置键位导致了台下观众的等待时间很长。

叶修在听到方知秋说要挑战韩文清也是怔了怔:不挑战周泽楷挑战韩文清干什么?又不是同队前辈也不是同职业前辈,总不能像去年孙翔那样有什么宿怨?
叶修这么一想,再代入之前猜测过的事情到是说得通了。

选韩文清大概是因为他觉得他能对韩文清熟一点?叶修想得总是比别人多一点,但他却头一次对自己的猜测没了信心。

他一面希望方知秋是苏沐秋,一面又在拼命否认自己坚持要破掉那些本不该存在的虚妄幻想。



苏沐秋按习惯给神枪手点了加点,结果却发现技能点仍有大量盈余。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又按照秋木苏的加点方法点到了五十五级。他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将大招上点了几级将点数尽数用掉才准备开始。

神枪手与拳法家已经在刷新点上显出了身形,是穿戴着橙装的寻常的打扮,但却隐隐约约从气场上有哪里不太一样。

眼下两人用的地图是非常早期的一张地图,也不知道系统是怎么刷出这张现在已经鲜少有人用的地图。这图一出,就连选手区都有一些小小的哗然,大抵是没有多少对这张图的记忆了。

李艺博和潘林快速翻着手中的地图资料想来为大家多介绍一点细节,可资料上也只写了这图叫西部荒漠,是本来源于普通区五十级区域的地图,还那里能刷出野图boss蓝白骑士。

其他的呢?也没什么了。

但苏沐秋不一样,这张图他可是熟悉得很。他半年前没穿越的时候还和叶修在这张图上刷过副本抢过boss,对这张图的地形不能再熟了。任何死角与可利用的位置都在他的脑海里有准确的架构。

包括他知道里面有一个可利用的系统bug——那还是他和叶修一起找出来的。

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却也可以造成致命伤害的系统bug。




“前辈好。”

苏沐秋首先在公屏照例打上了一句问候。

“好。”

韩文清也回复了一个字。




“前辈在哪里?”

这就是句废话。

一览无余的黄沙之上两人都能清楚得看到对方,这种程度的尬聊韩文清根本就不会理。

韩文清对这张图因为某次更新而有比较多的印象,却算不上熟。但他也是打了这么多年比赛,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形心里便有了个大概。

这张图对他这种近战的拳法家来说是张比较倒霉的图了,大片没有阻碍的开阔地带让他们在远程职业的视野下几乎是砧板上的鱼一般任人宰割;但这张图也同样没有绝对的制高点可以让远程职业纵观全局以形成火力压制,能近身的话一个只能在远程找到优势的神枪手也绝对甩不掉他。

神枪手的话还安静留在公屏上,拳法家却已是毫不犹豫地直取中路,起手便是伏虎腾翔,身形朝前加速跃出,朝神枪手迅速接近。

神枪手却是毫不按常路出牌,一上来便架起狙击枪瞄准,火舌喷出,巴雷特狙击的子弹在黄沙上划出一道精光直奔拳法家而去。

开场的时间是分秒必争,就看谁能抢到先手把握住这一场的节奏,两人显然都是清楚这一点的。




如果能看到巴雷特狙击的子弹,那么在意识到的时候基本可以说是躲不开了。神枪手的这一招可谓是出其不意,拳法家毫无防备,只能拼着在子弹到达之前开启钢筋铁骨的霸体技能,硬生生挨下了这枚打出了双倍伤害、穿透效果还带出了一蓬血花的子弹。

但拳法家的硬撑是卓有成效的。巴雷特狙击的子弹虽然带走了他将近七分之一的血线,但也在收招僵直时让他顺利近身,一套近身的连击将神枪手打得根本无法找回平衡,血线也掉下去了十分之一左右。

拳法家这套连招是一个比较常见的连招体系,不少玩拳法家的都会用——尽管他们用不好。但偏偏韩文清用出来的最后一个旋风腿的时候被神枪手瞅见了破绽,僵直弹一出一击脱离战场,开始放风筝。

BBQ,格林机枪,手雷,浮空弹等低阶技能轮番上场,短cd技能将两人控制在合适的位置,还一点点不留情面地吞噬拳法家的血线。

差不多了!神枪手已将拳法家引到了bug存在的地点,只是坐标点还差着些距离。

这个bug其实真的很小,只要人物到一块特定的石头上就会陷入一瞬间的僵直,很微小,但在比赛这种时候是致命的。

转身,状态技速射,踏射受身无效,外加格林机枪。娴熟的押枪技巧将拳法家送往那一点bug所在的点。

韩文清方才发觉好像有哪里不对,拳法家落在特定点,却丝毫没有停滞重新一招伏虎腾翔向神枪手扑去并将对方踩翻在地,接三脚鹰踏一次都没有落空。

韩文清是知道地图上的bug的,当初被一叶之秋按在那里打的经历他可还都记得清楚。但那个系统漏洞早在六十级升级时就被官方修复掉了,一个新人怎么还会知道那里曾有的bug还拿出来加以利用?

实在是怪事一桩。

更何况这个新人的打法套路实在是有点不太像学院派——也就是训练营中的套路,像极了网游中的拼命三郎。还有不少已经因为最高等级升级而被自然淘汰的打法他也都用了出来。而55级之上大招不连贯的情况也自然逃不过他的眼。
是谁?

他从来都是果断的人,有了猜想就要去证实。于是韩文清立刻停下了操作,在公屏敲了一句话出去。

“从现在开始都不用五十五级以上的技能。”

神枪手一个趔趄差点摔进黄沙里,苏沐秋的心几乎一瞬间也停止了跳动,只觉眼前一抹黑。

我的天这些人都这么牛掰的吗!九年时间他们到底经历了啥!

操作间里的苏沐秋捂紧了自己摇摇欲坠的马甲,而游戏里的神枪手和拳法家就这么站在黄沙上相顾无言。

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离他远去,将他留在广阔无际的空间中不知所措。

当苏沐秋重新感受到血液在身体里流动,手指重新听使唤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在公屏里回复了一个“好”字。




观众一片哗然:这是什么神展开?还能打到一半说不能用某某某技能?

网游里都没有这么玩的吧?

尤其是提出这一点的是全联盟中最不可能做出出格事情的韩文清,而那个叫方知秋的新人还答应了!

该说他蠢还是说他大胆?没有人知道。

但叶修却是一下子就坐不住了。

好好一场新秀挑战赛打成这个样子,除了苏沐秋还有谁?

连韩文清都察觉了,他总不能这么多证据摆在面前还不相信吧?

啧,真是有负战术大师的名号。



“我出去一趟,要没回来就不用等我了!”叶修跟一旁的陈果嘱咐了两句,然后头也不回地拎着羽绒服就顺着黑暗穿过观众席进入了员工通道。

是苏沐秋,一定是他!叶修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去找到苏沐秋”这一个念头。他等不了了,也不管后面苏沐秋会和韩文清打成什么样,他现在只想找到苏沐秋问个清楚。

他之前不敢相信是怕这只是他太喜欢苏沐秋而产生的幻觉,最后若竹篮打水一场空还不如早先就不要陷进去。

但现在不同了,他要去找方知秋问个清楚。

压抑在他心头数年的情愫又突然破土而出向天疯狂生长,如绿藤一般将他的心紧紧攀附住根本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空隙。满是空虚的心像是一下子填满了,充盈着久别的欣喜与爱意,鼓胀得像是要爆炸开来。

他顾不上别的什么,只是急切的想寻到对方。

当他来到下台口的位置的时候方知秋和韩文清两人的比赛早已结束,只有百分之三点七的血量差距。后辈恭恭敬敬说谢谢前辈指点,前辈夸夸后辈说以后继续努力。都是新秀挑战赛的老套路,可两个人都心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叶修看了看皇风选手所坐的区域并没有找到方知秋的身影,因为选手区是直面观众他又不好去直接问。新上台的蓝雨新人卢瀚文正神气十足地喊着要挑战微草的刘小别前辈,叶修没说话,像是没有来过一般将手揣在兜里慢慢沿着选手通道退了出去,将震耳欲聋的观众欢呼声留在身后。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做梦。

是朦胧的,虚幻的。

粼粼的湖面像是碎了一地的镜子,折射着明亮月光与浩瀚的星空,像是仙境一般的场面笼着深蓝色的轻纱跃进了他的梦里,旋转跳起欢快的踢踏舞。

苏沐秋将指尖撑在草地里想起身,却因寒露包裹的草叶和湿软的泥土而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

这梦也太真实了!苏沐秋暗自腹诽。

西湖边上的风景他并不陌生,曾经他在这边派发传单挣钱养家时看到发腻。可他明明在帝都微草主场参加全明星来着,怎么一醒过来到了西湖边上?

夜风有些刺骨得凉,湿冷的空气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即使是在南方,冬夜也是夜寒露重的。苏沐秋往身上一瞅,发现自己穿的竟然不是皇风的队服。

这是什么情况?

因为洗过太多遍而掉色泛着黄的夏装看着的确是很眼熟——他第一次穿越之前是不是就穿的是这一件来着?苏沐秋惊悚地惊了一下,莫不是诈尸了?他连忙挪到西湖边上以水作为倒影想确认自己不是僵尸一类的生物,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方知秋的身体里了,他不仅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还又回到了杭州。

苏沐秋这才放下心来,甚至还有心情来调侃自己。



好嘛,这穿越服务还带延迟的?



苏沐秋半是好笑半是好气地将那个不知存在在哪里的穿越系统骂了两句,却又是心存了些许感激,若不是能穿越过来,他也不会能再和叶修相见,也不会发生各种事情。

但现在他又止不住地发愁,回是回来了,他要去哪里呢?

叶修现在应该还在微草参加全明星,两天后才会回来。

苏沐秋冻得没一会儿功夫就连鼻涕都流下来了,湖边的确是有些太凉。他想起网上曾经搜索过的兴欣网吧的地址,准备过去碰碰运气,只要能留在那边过夜就万事大吉了。

反正……新秀挑战赛上韩文清都那样试探他了,叶修是肯定能看出来的。



杭州的夜景在市内也是灯火通明的,苏沐秋一边打量着各种变化一边从发光的告示板上看到了当下的时间,却已经和他上一次看到时间过了三天了。

也就是说……现在叶修应该已经回到了兴欣了。

当苏沐秋紧抱着手臂取暖,整个人有些发冷,并头昏脑热晕晕乎乎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兴欣网吧的门口,并且正面迎上了要回上林苑小区的兴欣战队成员,眼睛发直地对上了站在最前面的叶修。

苏沐秋才嘿嘿笑了两声,抬手跟叶修咧开嘴打招呼:我回来啦。

话音未落就咕咚一声倒进了叶修的怀里不动弹了。

苏沐秋是不管事了,他的模样却把叶修吓了个半死,后来一摸额头才知苏沐秋是发烧了。也许有身体和灵魂还未能全部兼容又或许是在冷风中冻了太久。叶修不得而知,但却想苏沐秋刚才那模样的确像是烧傻了。

叶修连忙把外套脱了下来给苏沐秋穿上,背着他回到了上林苑。然后又无情地把嚷嚷着“见色忘义”的魏琛赶出了房间,用冰袋和酒精给苏沐秋物理降温,然后给他烧了水吃了药,才在苏沐秋身边和衣而卧,用修长的手指帮他捋顺因汗水濡湿而杂乱贴在额前的头发,然后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当苏沐秋的病已经好转,蜷在被窝里不愿动弹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坐在床侧的叶修正俯下身在他耳边耳语,说出的话将他吓得汗毛直竖:“在皇风玩得挺开心的是吧?”

“哪能啊,郭明宇他不是还欠你钱呢吗?皇风哪有兴欣好啊是吧?”苏沐秋打着哈哈转移话题,“今天中午吃什么?”

“吃你。”叶修戳着苏沐秋的额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伤透了沐橙的心?要不是老韩逼你,你还准备瞒多久?”

苏沐秋眼里还因病态显得有些没有精神的发红,可他却执拗地望着叶修的眼睛:“可你竟然还没老韩猜出来的早,你不准备解释一下吗?”

“你一口一个‘叶秋前辈’,让我怎么相信你是苏沐秋啊?我认识的苏沐秋对我才没有这么恭敬。”叶修啧了一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你要不再叫两声?”

“不要,反正我们现在扯平了。”苏沐秋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只留下眼睛在被子外面。

沉默半晌,叶修又突然问:“那皇风那个沈万河和你什么关系?”




苏沐秋想起那天选手通道里的事:

“他和方知秋有关系,和我没关系!”




——end——






沈万河:喵喵喵???

方知秋:我就睡了一个觉,然后整个世界都变了。


  231 10
评论(10)
热度(231)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