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柠尚青涩

全职·修伞,喻王
不拆不逆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转载

 

【修伞】缘来如此

梗自狐缘(《阅微草堂笔记》)。@辣鸡哥哥 点文已到,请查收♡

坚守着清水写手的底线→没有脖子以下!没有!

----




“晒谷场上人手不够了,谁去把小叶叫过来搭把手?”略带豪爽的吆喝声穿破风声,带出高低不平的应和。


阳光暴晒下的晾谷场上有不少妇女正抢着时间翻动铺满地的黄澄澄的谷物使其收水,这天气阴晴不定,说变就变,得赶在雷雨到来之前把谷子入仓。男子们在地里收割,这晒谷子的活儿就交由了家里的妇女与孩子。


而他们口中的小叶并不是本地人士,而是几年前游历至此并定居此处的一个叫做叶修的年轻人。与他同行的本还有另一个苏姓青年,后来不知因何独自离去了,只剩叶修一人。


叶修在此处没土地,这时候自然也没有地方去收谷子,天天赋闲在家。但他却是乐于帮忙的,只要他有时间就会去各家帮衬,干起活来手脚也利索得很,一点也没有一个大家眼里“读书人”的样子,人缘还算不错。


“我去我去!”几个被硬拉来晒谷场帮忙的小孩子争先恐后地举起手争抢这个好差事。


叶哥人好,不光是经常带他们上山去耍,还替他们挡了不少来自父母的唠叨说教,一点都不像他们长辈那般老古板,更别提能从他那里讨到糖吃,没事儿了都喜欢往叶修家的屋里钻。


现在大热天的在如同蒸笼的晒谷场上呆着实在是种折磨,令这些未及束发的小孩子纷纷欲要逃离。


“去一个,其他人都翻谷子去。”领头的妇女直起身子,把腰一叉眼一瞪,正扎堆的孩子们瞬间一哄而散,沿着土路跑着离开了晒谷场,向村西跑了去。留下妇女气得直骂小兔崽子们没良心。



“哎,我说,苏小子还没回来?”看着孩子们都跑光了,另一边才有人撑着腰站了起来,“不是说就回家省亲吗,这都几年了?”

当初苏沐秋与叶修一同游历至此,本是准备只停留几日,却不知为何苏沐秋突兀离开,只余叶修一人。问起苏沐秋的去向叶修也只是笑着回答说是回乡了,他会在这儿等苏沐秋回来。结果这一等就是几度春秋,当初村里的奶娃娃都能上树了。

“嗨,保不齐就回不来了。”另一个妇女凑过来,低声道,“不是我嚼舌根,看他们那白白净净的样,家里肯定不是咱们这种地的。谁还能把娃儿放咱们这种地方受苦来?”

“也没给小叶带过信,这朋友真交不得!”另一个人凑过来,话里话外的维护是全然把叶修当亲儿子看了,“要我说,叶小子也是实诚,说等就在这儿等,我瞧着他比咱那县令都不差,何必委屈在咱这儿小地方?考个科举比布衣不好百倍?”

“谁知道?”几人互相看看,大眼瞪小眼也瞪不出个答案。

“好了好了,聊够没?赶紧干活儿了!”领头的妇女略带无奈地驱散了开小差的几人,却也是因此事略显出了几分忧色。

叶修是铁了心要等苏沐秋回来,平常除了去各家帮忙、带孩子出去玩就在家里呆着,也不知是捣鼓什么东西。有人上叶修家里说媒,不管条件多好也都被他婉拒了回来,倒是因此惹哭了不少对他芳心倾慕的姑娘家。



“阿妈,叶哥不在家,好像是出门去了。”一个小男孩很快沿着土垄跑了回来,气喘吁吁的带了一脑门子的汗,“只有个姐姐在,阿姊正带她过来。”

“啥?”

“叶小子娶媳妇了?”

“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听都没听他提过?”

“谁家的闺女啊?”

叶修娶媳妇的事情很快如蝗虫过境一般迅速传遍了晒谷场。

这直接导致了苏沐橙被带到晒谷场的时候对着一众热情的乡亲不知所措,对自己被误认为成叶修的媳妇更是一无所知。

她跟着苏沐秋从青丘而来,若不是哥哥说什么都想让她见见他所倾心的人她大概无论如何都是愿下山的。在她看来,青丘山上比凡间好百万倍,哥哥怎么就看中了一个凡尘间的人呢?

费解。

“爱”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玄乎的玩意儿?

“你们误会了。”当苏沐橙知晓众人把她当做了叶修娶的娘子,只得哭笑不得地对众人解释,“我是苏沐秋的妹妹,和叶修不是那种关系。”

有人心思活络,立刻反应过来:“苏小子回来了?”





走心❤





“我想在做之前我需要向你坦白一件事情。”苏沐秋斟酌着开口,他把手肘撑在床铺上使上半身悬了起来以让自己的脸靠近叶修的脸颊,呼出的温热气息直接轻扑在叶修脸上,语调柔软得像是掺了糖稀,“我姓苏,从青丘而来。”


“然后呢?”叶修似是早已知晓一般毫不意外,反而因为苏沐秋的突然叫停让已经进入状态的他感到兴致缺缺,却是停不下撩拨他的手段。


苏沐秋眯着眼睛接受了叶修在他的额心落下的轻吻,摸索着用手臂攀上了叶修的肩膀,环住了他的脖子:“你不明白吗——青丘山是狐妖的聚居地,苏姓分支。我是说我是狐妖,修炼久了能变成九尾的那种。”


“所以?”叶修本撑着床的手肘一弯,又将毫无防备的苏沐秋按在了床上,“苏沐秋你想说什么快点说,几年不见怎么变得磨磨唧唧的?”


“你一点都不惊讶?”苏沐秋轻唔了一声,水盈盈的眼睛望着叶修,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我是认真的,我真的不是人。你不介意?”


“我知道,不介意。”叶修回答,一点都没上心的语气让苏沐秋颇为愠恼。他下了决心才在恋人面前冒着有可能被捉走的风险将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结果他却这么不在意,一点都不重视!


“你不知道。”苏沐秋微蹙了蹙眉头,松开了环着叶修的手臂,双手张开落在床上。


“我真知道。”叶修语气诚恳,“从好几年前咱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是九尾狐又不能代表什么,也不会影响咱俩的关系,那么严肃干什么?”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眼神,见里面蕴着温柔缱绻,知他说的是真心话,心间鼓动奔涌的热流将他的仅存的冷静与理智冲得七荤八素,也致使他根本没有去细想叶修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的底细的。 只是念及两人间只剩三日缘分,他眼眶里又涌出了泪,将澈亮的眸子蒙上一层莹莹的水光。


“哟,怎么。被感动哭了?”叶修的声音从苏沐秋耳边响起,带着一点挑逗将苏沐秋的心挠得痒痒的。但他却无法与往日般被逗笑。



苏沐秋从没有那么害怕过失去。他害怕叶修会因他的身份而与他心生嫌隙,便一直没有将他的身份背景讲与他听。心里揣着些东西终归是让他多背负了许多负担,一面小心翼翼不愿让恋人知晓一面又想让恋人接受他的身份——他不是对他们间的感情没信心,而是他太在乎了,在乎到不敢去试,害怕那会如镜中花水中月一样一碰即碎,再也找不回原来的模样。


狐妖生来会算天,能见破天机窥得缘分命数。苏沐秋也不例外。


他数着他与叶修缘分存留的日子一天天减少,有一段时间简直食不下咽寝不安席。在仅剩三日缘分之时苏沐秋终是忍不住在夜深人静时不告而别。


他多想为之留些念想以作为支撑他前行与继续生活的动力。


与其说他是想留着日子好待日后相见,不如说他是想让那个注定要分离的日子来得晚一些——最好永远不要到来。


他逃一般回到青丘闭门谢客,闭了死关。说若不再多修炼一条尾巴出来就不出来。


他的修为在那时其实已经触到了新尾的瓶颈,他之所以迟迟无法长出新尾却是因情所困的缘故了。


他想了几年才最终顺利出关,然后带着妹妹日夜兼程回来找叶修。


他想通了,只剩三日倒是个好机会去坦白。若是叶修因此离去也是对他隐瞒这般久的惩罚了。


他本以为会需要一通好找,却没想到叶修根本没有离开他们分开的地方。


一如往昔。




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全。没人会告诉他叶修早就知道并且毫不在意他的身份。若是他知道,哪还会有这么一出闹剧般的悲叹?


“可我们只剩三日的缘分了。”


他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哭腔被压抑到破碎,像是锋锐的石块将他的心上划出一道道血痕,疼到让他颤抖让他几乎失声。


“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叶修温柔亲吻着苏沐秋的眉眼,湿润的吻将苏沐秋的眼泪一点点舐走只留下凉滑的津液。于是苏沐秋颤抖着唇瓣又一点点触上了叶修的吻,交换他们的情话与欲Ⅰ望,又是极尽缠绵,昏天黑地,不知时间何几。




“你累了,睡吧,醒了就一切就都好了。”


苏沐秋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不断的翻腾与交缠使得他疲累得难以言喻。只是记得叶修好像在他意识朦胧的时候这样用语言抚慰他,将他裹进被里还给他掖好了被角。


但叶修却没有和他在一起,门外热烈的阳光涌进屋里晃着光斑,跳跃的的浮尘显出了欢欣的模样,将迎光而出的叶修的黑色背影镀上了一层金边。


“别走。”


苏沐秋张了张嘴,却根本说不出来话。随着屋门的关闭,炽热的光被破落的木门挡在了外面,屋里恢复了沉寂与黑暗。紧接着便是昏昏沉沉的无尽黑暗朝他扑面而来将他一点点吞噬——大抵是梦了。




叶修说得不假,他的确是早就知道苏沐秋的身份了——从他见到苏沐秋的第一眼开始。


苏沐秋不说,他也不会多问。就他自己而言,他并不在乎苏沐秋本体是什么;却是不知苏沐秋对这件事是这般看重。他轻轻用手指挠了挠下颌深感不同种族的思考方式确实不一样,心道还不如把这事早挑开了说。


苏沐橙发觉世间有趣,在两日前就已经离开此处去游历去了,现在只剩他与苏沐秋两人在此。


叶修走之前给苏沐秋施了清心诀,能在没有副作用的情况下保证他熟睡上一天一夜。在这个时间里他需要去解决一些杂物——比如苏沐秋说的缘分一事。


他掐了一个隐身的诀,唤来云彩带着他速回南天门去了。




“稀客啊。”王杰希看着来人不顾门童阻拦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在砚上搁下了毛笔,将墨迹未干的姻缘簿搁在了一旁,“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枕边风?”叶修略略迟疑,半晌才咂摸着回答,倒是一点都不在月老面前避讳,“家里那位说我俩缘分到头了担心得不得了,趁他睡了我来找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记得登记你上姻缘簿,你是天上的人,姻缘不应该在这册里。”王杰希轻噫了一声心说叶修这人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每次到都会带来一堆麻烦。他将姻缘簿伸手捞了过来,在叶修的注视下闭上眼睛念随心动,书页翻至了登记着叶修与苏沐秋的那面才见上面并非他的笔迹,大抵是徒弟誊抄时出了差错。


“是我疏忽了。”王杰希皱着眉头提笔将那页上的字迹划掉,在另一本管神仙姻缘的册子上补上了叶修与苏沐秋的名字,“这样就不用担心了,我还有别的事,您老请回吧。”


“这么不欢迎我啊。”叶修自是知道只要名字上了那本册子姻缘长久就可与天比肩,当下也是放下心来,“我可没时间在这儿跟你耗,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我还赶着回去呢。”


“恕不远送。”王杰希的声音在飞出去的叶修耳里只剩下了一阵风声,叶修这般急迫模样看得还未找到自己姻缘的月老王杰希直摇头。




“你去哪啦?”叶修回到家的时候苏沐秋刚好睁开眼睛,还没清醒过来的他打着呵欠用手揉着眼睛含含糊糊地问他。


“去找咱俩的缘分了。”叶修俯下身轻轻亲了亲苏沐秋,“你猜怎么着?”


“不猜。”苏沐秋翻了个身。


“那算算?”叶修笑着逗他。


“不——等等?”苏沐秋正准备反驳,却在习惯性的算天时看到了他与叶修的缘分长久得看不见边际,把他一下子给震清醒了,却又像是睡迷糊了的模样。


“怎么回事?”苏沐秋连忙拽住了叶修的袍袖,“我们缘分长得突然就看不到头了……”


“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叶修言简意赅地回答他,然后推着苏沐秋又躺回了床上,“放心了吧?”


“恩。”苏沐秋在叶修臂弯里拱了拱,终于笑了起来:他所担心的全都不必再担心了,而他也正和他所爱的人在一起耳鬓厮磨。


再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担忧。




大概在很多年后,苏沐秋方才会发觉叶修不会老的事实,也才知他乃是天上神仙。


一边追问叶修竟然如此神通广大不告诉他一边却只能笑着感叹一句“缘来如此”了吧。



—完—

  124 5
评论(5)
热度(124)

© 有柠尚青涩 | Powered by LOFTER